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使徒行傳21章(2016/6/8)

過去我讀這段經文有些疑問,因為經文說到,門徒被聖靈感動叫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那到底是保羅對還是這些門徒對呢?亞迦布也說到關於保羅被捆鎖的預言,並這邊特別提到腓利的四個女兒都是說預言的,他們和同工都勸保羅不要去,只有保羅一個人不聽勸,因此保羅後來被關起來,所以很多人的解讀就是:保羅不聽勸,所以被關。

這就是我們在預言方面要進入到另外一個領域,是包括解釋的部分,同一則啟示,使徒、先知、傳福音、牧師、教師可能會有不同的解讀,最近Sid Roth的一篇信息說到,一個非常被恩膏的先知職事來到他的教會預言,Sid Roth就問他說:「常來我這邊講預言的很多人都是預言美國要遭受大審判,有各樣的困難和問題,你為什麼對美國這樣的有盼望和信心?」這位先知就回答說:「因為預言有不同領域的領受。」所以你得著的啟示可能是這個層面,還沒有到更高的層級,你受到第二層天的干擾是非常多的。很多人的預言比較負面與黑暗,很可能是因為你的高度還未到更高的層級。

★預言解讀的層級

使徒行傳二十章說到,保羅要在五旬節前趕到耶路撒冷,並說:但知道聖靈在各城裏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保羅自己也知道將有患難和捆鎖要來到,但他接著說: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 神恩惠的福音。

這裡提到職事,保羅有一個很清楚使徒的職事,聖靈指明說回耶路撒冷會有患難和捆鎖,但對保羅而言,因為他是使徒,他不懼怕,只覺得完成上帝的託付即可。

當你有一個職事,你解讀預言的角度就不同,這段經文就是一個非常好的範例,使我們進入解讀的恩膏,以後你讀經就會有個不同的角度可以切入。

當保羅來到推羅,推羅的門徒被聖靈感動對保羅說:「不要上耶路撒冷去。」其實原文並沒有講感動這個字,是加上去的,他們也許是被聖靈觸動,所以覺得保羅不要去。

往下讀說到腓利家中有幾個都是說預言的,保羅的同工都勸保羅不要去,而先知亞迦布只是預言說:「聖靈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裏。」

所以我們會發現先知職事的解讀和說預言者的解讀層級不同,所以不是啟示的問題,而是解讀的問題。亞迦布只解釋這事情會發生,但其他同工的反應是保羅你不要去,而保羅執意要去,他們只好說:「願主的旨意成就。」

★保羅的呼召

從這點我們要看什麼是保羅的呼召?為什麼神要把保羅帶到耶路撒冷,然後被綑綁帶到羅馬去呢?這可以分成兩個層級來看。

第一個層級談到和保羅的呼召有關,使徒行傳九章亞拿尼亞就領受到,保羅將要在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宣揚主的名。所以你會在保羅的服事看見他傳福音的果效就是有這樣的次序。

保羅第一次宣教行程去到塞浦路斯、居比路,他是對方伯講福音,也就是當地的最高巡撫。保羅在以弗所時也認識許多亞細亞的首領,是以弗所的書記幫他收尾暴動的問題,當保羅來到耶路撒冷,那邊因為沒有君王,就被交在最高行政首長腓力斯手中,腓力斯本來希望保羅給他一點好處就可以把他放了,但保羅不肯,後來非斯都接了任,非斯都帶了亞基帕王來,保羅對亞基帕作見證說: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

保羅對亞基帕王作見證後又在凱撒面前作見證,所以你必須從保羅的職事來解釋這段預言,保羅清楚知道他自己要做這事,他一定要在王面前作見證,所以他要上告於凱撒。

★使徒的職事與長老的回應

保羅到以弗所後來到哥林多,又快速的來到耶路撒冷,他被關在該撒利亞有兩年多的時間,他大約是在主後68年來到耶路撒冷,後來耶路撒冷在主後72年被滅,也就是當保羅離開耶路撒冷後沒多久就被滅。我個人認為神透過保羅這個職事再一次給耶路撒冷一個警告與機會,讓神可以造訪這個城市,但這城市拒絕他。

這城的長老雅各說:「兄台,你看猶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萬,並且都為律法熱心。」整個教會的氛圍已經受到律法的影響,所以雅各又說:「我們這裏有四個人,都有願在身。你帶他們去,與他們一同行潔淨的禮,替他們拿出規費,叫他們得以剃頭。這樣,眾人就可知道,先前所聽見你的事都是虛的。」保羅總共潔淨七天,到第七天人們看到保羅在聖殿,以為他把以弗所人特羅非摩帶進聖殿,於是開始鬧事,其實沒有這回事,但不管為何這事發生,是保羅聽從長老們的意見反而被抓?是因為人們認為他玷汙了聖殿?而這些也都在主的安排中,於是保羅起來作見證,整個耶路撒冷拒絕他,所以當保羅離開耶路撒冷往羅馬去時,審判就來到耶路撒冷。

了解這事這對我們而言非常重要,守城門的長老握有非常重要的職責,我們如何的回應神會決定這城市的命運,並且我們要了解使徒是被聖靈差遣、引導的,之所以這樣冒著生命的危險來到耶路撒冷是有神的計畫的。

★治理的領域

保羅第一次行程設立地方教會。第二次行程設立職場教會,無論是腓立比的呂底亞、獄卒、亞居拉、百基拉、亞略巴古都關乎職場。第三次行程是關乎城市轉化,整個以弗所城轉化亞細亞。

保羅第四次的行程則是門訓列國。恰克˙皮爾斯說到關於馬太福音十六章,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這教會的原文和Oikos有關,指的是家庭團契。但教會Ekklesia指的是立法院,在主前500年就有這個字,意思是每個村莊都會有的自治會,當有重大事情要判斷,長老會吹號告訴大家今天開個會,這個集會叫Ekklesia,是眾長老的會議,但到羅馬時代,意義就轉變為如何將羅馬文化推廣到各地的執政團隊,說明為何教會要從過去家庭、宗教的領域要跨越到治理的領域。

★國度角度看使徒行傳

當你從國度的角度來看,你會發現使徒們不只是傳福音,他們是天國的代表、天國的大使,當保羅造訪耶路撒冷,他帶著從天上來的權柄給你一個信息,你若拒絕,他要往地上剁腳,如同耶穌對使徒們所說的。

因此你要開始了解,神給一個城市很多次的機會,當耶路撒冷一再的拒絕,保羅就往羅馬去。根據羅伯特˙海德勒所說:「當時羅馬基督徒已有將近20%,在地下墳場聚集,持續有三百年,整個羅馬很大被改變。」

要從國度的角度來看使徒行傳,這些使徒們不只是傳福音的人,是天國的代表、天國的大使,他們來向這城市傳遞信息,而當你拒絕,審判就來到這其中。明白這事我們會慢慢曉得,教會真的需要與天對齊,有一天我們的權柄會來到一個程度,有的人會去對執政掌權的說話,你所說的話語會決定審判或祝福,而很重要的是不要懼怕,你的異象和啟示要進入更高層天,你看事情就會更清楚,所以無論台灣會遇到任何困難或問題,不要懼怕,神對台灣有個呼召,祂必定成就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