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路加福音14章(2016/5/11)

★高度提升

每一年復興早禱雖讀同樣的經文,主卻會帶領我們到更高的角度看祂的話語,祂的話語充滿啟示和奧秘,但只有在榮耀中才會被揭密,所以在越高的榮耀中,你所看見的話語光度不同,為什麼我們不斷讀神的話語,主要是因為我們高度不斷在提升。

★降為卑

因為,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路加福音十四章11節)

他本有 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 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 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腓立比書二章6-9節)

是神把你升到至高,所以將來在宴席我們究竟會坐在哪個位置,不是現在我們在地上決定,而是天上的主人會把我們擺在對的位置,若是這樣,你心中要有個心態是,需要學會像耶穌,雖然有這樣的權利和身分,卻要降卑自己。

★救恩的宴席與國度的宴席

路加福音十四章15-24節是屬於救恩的宴席,跟馬太福音二十二章國度的宴席不同,無論是貧窮的、殘廢的、瞎眼的、瘸腿的都請來吃救恩的宴席,但在國度的宴席是需要穿禮服、有所預備的,每一個進來的人需預備好。

★作門徒的代價

在教會裡我們來到一個地步,有時想要有種成就感、滿足感,所以產生很多爭競,覺得自己是最好的,以致有爭競的靈進入教會。這就是回到降為卑的必升為高,為這就開始學習一些事情,有時你會經歷一些邏輯上、自然上不能接受的打擊,這打擊的目的是神要把你升到更高之處,好使你能成為祂的兒子,所以耶穌告訴你要計算代價,要做主門徒的人必須計算好代價。

彼得和約翰的媽媽向耶穌求說:「將來得國時一個要坐在耶穌右邊,另一個在左邊。」

耶穌告訴他說:「這代價不是你可以付的,因為你不了解坐在左右邊需要付怎樣的代價。」好像現在中國大陸的教會,文革後下監、受逼迫,但他們在監獄完全不能坐福音工作時,福音卻在外面大大興旺,這完全不是人的作為,本來是靠牧師去傳講,其實不是,只要有人願意降為卑,神就能將他升為高。很多事情就是這樣,我們為主工作、努力,但是常常不願意降卑,這就是代價。

★超越的眼光

你必須有種永恆的思維超越你現在的思維,就是現在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為永恆來預備,你若有這種思維,你整個眼光會不同。在我們的人生中可能會遭遇許多困難,甚至想放棄,但我們若肯降為卑,神就會將我們升為高,你就會有個完全不同的觀點,若沒有這種永恆的概念,就會說:「別人可以這樣做,為什麼我不行?這太不公平。」

這並不是說要默默忍受,而是要非常有盼望的相信,這兩者之間是不同的,因為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因為你已看見將要得著的東西,以致你能將自己放下,不會有苦毒、傷痛,你若沒有看見,就只是一種宗教的安慰;你若看見,就能盼望的相信。你必須看見才能超越,若沒有看見,就很苦,因為沒有看見就無法擺下來。

我想,現在的苦楚若比起將來要顯於我們的榮耀就不足介意了。(羅馬書八章18節)

如果你沒有看見將要顯於我們的榮耀,現在的苦楚就非常的算什麼。

因此我們的問題點不是告訴自己要忍耐,這是宗教的作法,而是要能夠看見。所以你若了解,當你看到神在聚會中能力、榮耀如此的彰顯澆灌,那些開門的人是付上極大的代價。他們要願意自卑,以致神能將他們升為至高。

你擺設筵席,倒要請那貧窮的、殘廢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因為他們沒有甚麼可報答你。到義人復活的時候,你要得著報答。」(路加福音十四章13-14節)

大約1993年,我讀到一本國家地理雜誌,蒙古查坦人可能只有不到三百,我想動物保護鯨魚幾千幾萬條都需要保護了,何況是查坦人,我們卻沒有保護。當那一年主告訴我說要為10-40度之窗禱告,我就為查坦人得救禱告,主就給我看到一個異象,有一天我到天上,有人在門口迎接我說:「謝謝你。」我心想,這是誰我又不認識,原來他就是查坦人。

他說:「你為我們禱告,使我們能得救。」結果沒過多久的時間,YWAN在台灣辦一個營會,把全世界不同國家的人邀請到台灣參加訓練,在訓練中我就發現有一個外蒙古的姊妹和我分享:「在蒙古的青年使命團就有查坦人信主得救。」這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常常你作很多事情肉眼是看不見的,除非你的靈裡有一種思維,不然你是無法越過這樣的關卡,就因為有這樣的思維,你會發現自己所做的非常有價值。

在我們整個信仰的重點就是在這,因為過去我們受這世界影響非常大,我們能不能有種思維是幫助我們超越現在的困難,要能夠把自己的東西擺下來,看見神所要我們做的事情。

有一天當義人復活的時刻,在這世界上做許多看起來很沒意義價值的事情,在永恆中非常有價值。

★教會為什麼要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

使徒和先知能把你現在的思維帶進到國度的思維,你就不會一直掙扎,而會忘記背後,努力面前說:「我願意付上這代價,我計算好代價要進入神的國。」所以我可以擺下一切別人所擺不下的,但這不是說你就是把它丟掉,而是你裡面有種永恆思維的盼望,就會在另外一個領域,有超自然的介入,使得在許多領域有突破。

我們的困難是,因著聽了許多宗教的思維,我們擺下了,卻沒有永恆的思維,所以一邊擺下,另一邊還沒有勾上,所以就在曠野漂流,這是我們目前的困難所在。我們都知道要離開埃及,卻還沒進迦南,所以世界上的人覺得我們是傻瓜,我們看自己也是傻瓜。這就是我和弟兄姊妹分享的,你要能夠看見,若不能,你就在一種苦的中間不能進入榮耀中。

神賜下使徒先知的職事要啟動我們裡面的信心、開啟我們的眼界,使我們看見我們所要奔跑的方向,當超自然的能力被釋放,讓永恆的思維代替你天然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