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以賽亞書22章 (2016/2/17)

以賽亞書二十二章談到上帝會把奧秘的事告訴先知。以賽亞、耶利米和以西結,都是城市、國家的守望者。

★守城門的人

舍伯那原來是家宰,意思是大衛家的宰相,一般我們稱一個國家的宰相是行政院長,但這裡為什麼稱為家宰呢?因為整個住在錫安山的都是有血統的系統,是大衛家的家宰,所以你解讀舍伯那為耶路撒冷或是以色列家的宰相並不為過。

這裡談到舍伯那被更換,以賽亞書三十六章說到,拉伯沙基來攻城時,舍伯那還作書記,而去面對仇敵第一線的守門人就是以利亞敬。在這我們要談到一個觀點,許多教會把自己限定在宗教的城門,所以界定政治、經濟、商業、教育、文化的領域不歸我管,然而聖經裡談到大衛家的家宰,卻是管理大衛國的。當我們認識到以色列被呼召成為君尊的祭司、祭司的國度,它所談到的是,屬靈的事物要決定自然界的事物,這裡是有一個次序,只是過去我們對這領域的恢復太少。

★SQ的擴展

這次先知撒督˙孫大索來,給大家很大的擴張。我們被創造在永恆中,從母腹中生出,當我們在孩子時,IQ、EQ、SQ都非常有潛力,等候被開發,但當我們越長大,IQ、EQ都有成長,SQ不但沒有成長,還有可能被扼殺。所以小孩子比我們更容易看見異象、天使,因為他們的靈比我們更加靈敏。因此在這些日子,什麼原因有可能像先知撒督˙孫大索一樣,看見許多靈界裡的事物呢?如何學會開展這一塊,使我們的SQ快速成長,如同約珥書說到,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了解這個領域會大大擴張我們,在末後的日子,使我們對聖經的認知、屬靈的了解、靈界的權柄更加有掌握度。

★職事的配搭與系統的轉變

以賽亞是先知,那時還沒有新約書卷,人們還不夠了解職事運作的方式,但現在從新約的角度就能看得很明白,先知和使徒是教會的根基,在新約的教會差遣使徒先知出去,到每一個城市設立長老,而長老是守城的。

有點像會所的教會叫召會聚會所第幾會所,因為他們相信城市教會,大家開始有認知這種觀點,就是一個城市一個教會,若地方教會只把自己當成“一個”會所、教會,只管自己的事,就不會進入到城市教會,更不容易進入到國度教會的概念裡面。在天國的福音中,上帝要我們做的就是執政掌權,當你有這種認知,你所有的系統會被改變,你看所有的東西也會不同。

以賽亞膏抹以利亞敬,他是守城門的人,有了大衛家的鑰匙後,以利亞敬要負責大衛家的安危;以賽亞則是守望的,負責下載天上來的啟示。了解這事情你看以賽亞書三十六章就會更加清楚明白,是以利亞敬去到城門口面對拉伯沙基,當敵人的書信和咒罵的話語來到,希西家說你拿去給以賽亞,要他呈報給上帝說:「你看看敵人是如何的來褻瀆。」以賽亞就馬上下載到神的啟示說:「不要懼怕,他必要歸回本地。」

這就是一個圖案讓我們看見以賽亞擔任的角色,他絕對是在戰情室中負責主要軍事策略的策劃者,而作戰指揮官是希西家,前鋒的前進基地陸戰隊將領是以利亞敬,你若去了解這角色的配搭,會了解到他們是如何的將超自然與自然連在一起,勝過從亞述來的攻擊。同樣的,現在的日子我們也正在學這功課。

★認知自己的身分起來守望守門

神差派祂的先知來到我們中間,清楚告訴我們說:「台灣將會有災難。」如同以賽亞的角色。

先知已經把信息告訴我們,我們必須站立,要有準備,事實上是我們國家的父老應當起來,為我們的國家一起禱告悔改,當我去和這些父老商量時,他們並不一定會有反應,我們也不能代替他們的角色,但我們卻能做自己需要做的工作,我們不會看輕自己,對於這個國家、城市而言,我們絕對是守城門的人,所以我們站立在這其中,要開始守衛城門。

今天我們09-16會有守望禱告,我們處在台灣北邊,為台北來到主面前代求,為總統禱告,把所有的決策都一一帶到主面前,這是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因為我們是守望者,我們在屬靈裡面守住這個門,但我們知道真正守門的是我們的政府,是我們這些行政官員要負這些責任,我們為他們代求在主面前。

★腰帶

將你的外袍給他穿上,將你的腰帶給他繫緊,將你的政權交在他手中。他必作耶路撒冷居民和猶大家的父。(以賽亞書二十二章21節)

以前沒有軍服,所以不會有軍階,因此就好像空手道、柔道,他們是靠腰帶辨認,一開始白帶是初階的,每一個不同顏色的帶子代表他的層級。同樣這地方告訴你,你要繫緊腰帶,腰帶是力量的所在。

★釘子被砍斷的提醒

我必將大衛家的鑰匙放在他肩頭上。他開,無人能關;他關,無人能開。我必將他安穩,像釘子釘在堅固處;他必作為他父家榮耀的寶座。…萬軍之耶和華說:當那日,釘在堅固處的釘子必壓斜,被砍斷落地;掛在其上的重擔必被剪斷。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以賽亞書二十二章22-23、25節)

許多年前我就有這疑問,神既然把以利亞敬釘在這堅固處,為什麼又讓他被壓斜、砍斷落地呢?又說到掛在其上的重擔必被剪斷。我不敢斷定這一定就是舍伯那或以利亞敬,我只能斷定這是聖經講的。我的解釋是,這邊說當那日,先知所看到的事情,中文經常都寫說“當那日”,可是這日並非那日,那日可能就隔了幾十年,以利亞敬遲早會去世。

我用個例子解釋,我們國家1980年代興起,非常重要的兩個人物,一個是孫運璿,另一個是李國鼎,孫運璿作我們行政院長,十分優秀,把台灣十大建設建立起來,但後來中風,就像25節所說,李國鼎也是如此,他推動台灣經濟發展,但因著身體發生狀況,他必須退下職位。

這也是為什麼我在意自然醫療,因為我發現很多上帝的僕人,在最巔峰,釘子釘在其上的時刻,因為不夠平衡,屬靈很強,身體不夠注重,整個就垮下來,當他一垮,所有掛在其上的也都跟的垮下,這些事情的發生對我們是個提醒和認知,我們需要對此有了解。

★興起使徒先知

時間會來到,你會看見整個國家開始改變,使徒和先知會興起,像以賽亞一樣,把外袍給許多守城門的人披上,使他們束上腰帶,並把鑰匙交在他們手中,告訴他們要守住。這週六我們要去羅娜,我們所要做的工作是興起台灣的原住民,每一個原住民的祭壇要守住,我們整個TOD就算是這個國家的一個城門,是和天上對接的伯特利門,神把很多啟示賜給我們,我們要守住門。

在TOD時我們守門,但現在我們要外展,把恩膏傳遞出去,到每一個祭壇對他們說:「現在要起來,上帝把這職分給你,使你做這工作。」當祭壇在每一個地點被設立起來,這國家就有許多人握著這把鑰匙,開始守門,這就是進入到慕約翰牧師所講到的網結,他看到整個烏干達每一個地方興起禱告祭壇,整個網遍滿時,就能把漁網收起,會有很多魚的收割。

★在審判中迎接復興

當先知講台灣會有很大災難發生時,我要跟同工講一件事情,不要這樣悲觀,我們不是相信世上的國要成為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當一個國家沒有遭遇非常的破壞和困難時,人的心就不容易扭轉,所以即使是遇到這樣的事情,教會若能預備好,做好一個大網,在未來的日子,你就會看見極大的收割來到。你禱告半天說:「主阿,求祢拯救我們的國家,讓這些人信主。」但你沒有辦法明白的是,上帝成就的方法和你想像的不同。

你想的方式是在這邊禱告,教會就會大復興,一切事情就自然發生。上帝卻常常允許審判與復興同時來到,因為在審判的日子,這些餘民就會歸向神,的確會有很多人失去他們的生命,可是有很多的餘民,你不必說什麼,他們就得救了,並且立刻被神興起,差派出去。

當耶穌要門徒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見證時,門徒們不肯去,直到司提反殉道。腓利本來管飯食的,現在去到撒瑪利亞,在往迦薩的路上帶領埃提阿伯太監信主,又到了該撒利亞去,他整個人的屬靈經歷大大發展,這許多因著司提反殉道而四散的商人們,不管是居比路或奈及利亞的商人,他們去到安提阿建立了教會。

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越在困難的時刻,你越需要解讀神的話,先知經常只是下載啟示,但你若沒有正確的解讀,就會帶來恐慌,可是你若有正確的解讀,就會化解這所有的困難成為教會前進的力量,我們的確會面臨極大的艱難,但這也是上帝給我們一個很大興起的機會,要來影響這整個城市和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