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馬可福音10章(2015/06/10)

★國度的概念

如果你來到TOD,我們讀經會有一個角度是比較看重國度,因為若你不以此角度查考聖經,有一部分聖經的內容會被忽略,所謂的國度就是關乎天國的領域。

對伊斯蘭信徒而言,他們的腦海中有一個國度,就是以往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其領土包括西班牙南部、義大利、北非、南歐(含希臘)、土耳其、敘利亞、伊拉克、伊朗、沙烏地阿拉伯、埃及,這些地區都曾被這大伊斯蘭帝國統治,對他們而言這不是一個虛無的概念,因為鄂圖曼帝國版圖最大的時候曾經統治這些領土。

對某些人而言,他們認為ISIS只是回教中的一個小團體,其實不然,這許多向麥加朝拜的人,他們裡面大都有一個異象等候被喚醒,就是ISIS所提及的:「建立一個伊斯蘭帝國。」因此ISIS的興起是整個敵基督勢力興起及整個國度成形的起點,當這國度的異象被點燃,會使ISIS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不論在歐洲、美國,世界各地許多回教徒,他們腦海中都有一個伊斯蘭國,這是我們在亞洲、美國的人難以想像的,而對於歐洲人,他們越來越能感受這事,因為在歐洲有很多從土耳其、南歐、北非移民過去的回教徒,歐洲人慢慢可以感受到整個伊斯蘭的根已經深入歐洲的土地。

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活在另一個國度裡,而這國度也正在等候被喚醒,過去福音從耶路撒冷經過歐洲、非洲、美國,橫越太平洋,現在來到亞洲,要回到耶路撒冷,神在做一個工作,就是台灣、中國、香港、澳門、日本、韓國,這些筷子的國家形成一個聯盟,可能還會加上越南、緬甸、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這些國家會一直往西進,並形成另外一個國度,這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因為台灣跟中國以及台灣本身自己族群間的關係就已經很複雜。

過去你所有的心思都是按照現在自然界而有,例如你是屬中華民國,你是台灣人,祖先從大陸來,台灣有原住民。這些思維都是地上國的概念,我們沒有一個概念是因為我們共同蒙一個呼召,以至於我們成為一個國家,但這是上帝現在所在做的,祂把歸回耶路撒冷的思維放在華人的裡面,又擴及到所有參予回家聚集的人,當有這歸回耶路撒冷的概念在我們裡面,我們就會理解所看到的事情。

★放下錢財進神國

門徒希奇他的話。耶穌又對他們說:「小子,倚靠錢財的人進 神的國是何等地難哪!」(馬可福音十章24節)

這位少年財主什麼律法都遵守了,但他因為有錢財,神要他捨去時,他割捨不了。每個人都可能有捨不掉的錢財,無論是自己的、族群的、靈恩的、春雨運動的、敬拜讚美的,是你不自覺、引以為傲的,你以為自己擁有一些別人所沒有的東西,但當你要進神的國時,你必須把這些都放下,就像回家聚會,目前最困難進行的國家還不是日本,而是韓國,韓國是一個基督教大國,卻是最難融入國度思維的。

以前我們接觸萬國敬拜讚美,很多韓國人都以自己的民族以及神在他們當中做的工作為傲,你叫他把自己的東西放下,融入國度的領域,他們會想日本應該是我們要去幫助、要去宣教的,日本怎麼可能加入這同行的行列中呢?所以當我們論到天國的概念,你會發現要把錢財放下的不容易,這少年財主遵守了所有的律法,他孝順父母,樣樣都行,但耶穌就是如此厲害,一點就點到核心問題:「把你所有的家產給賣了。」耶穌並不是說有錢財的人難進神的國,而是“倚靠錢財”的人進神的國是困難的,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些東西必須被撥開來,才能進入神的國,因此才會有孩童進神國的概念。

★啟示性讀經的切點

啟示性讀經中,國度的概念是很重要的切點,這是上帝的恢復,在現在這個時刻你會更明白國度,因為去年ISIS伊斯蘭國興起了,而回家聚會的浪潮也興起以華人為主幹、筷子國家為主軸的天國亞洲同盟國,現在這國度正在成形,當信息被釋放,神的國就前進,耶穌說我們要回轉像孩子,如此你會發現聖經所講的概念,這國度的思維使你的讀經有所不同。

★晶片與印記

在被外星人擄走的事件中,有人的身上被植入晶片的問題,當醫生把晶片摘下來後,只要晶片碰到血都會結成一塊,它的運算能力是現在電腦功能的數百倍,人們以為外星人是一種另外星球的特別人種,其實那是一種墮落天使的獸。

創世記六章講到神的兒子看見地上的女子美貌,就娶來為妻,生下古代的偉人,名叫Nephilim。

好萊塢的許多電影,內容不完全是真實,但有些是在解釋存在我們人類的DNA裡,腦海裡靈界的智慧和靈商指數所釋放的概念。

撒但所帶領的這群空中執政掌權者、墮落天使是有形體的,就像當主再來時我們會恢復榮耀的形體,但他們所有的是墮落的形體。啟示錄講到獸的印,這獸印不只是蓋章而已,而是某種東西會帶來基因改變,使人的基因、肉體被改變,甚至靈與魂也被改變。

★基因改造

昨天我參加一個醫生的會議,其中一位基督徒醫生說到,人類尋求長生不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他以醫生的角度來看這事,要讓你的細胞不死、生命維持,除非細胞變異,因為細胞是會衰退的。只有兩種途徑,一個是從生命河來的生命泉,還有另一種是從邪靈撒但來的,使所有的細胞變異、突變,就像孟山都如何使所有的植物品種變異,這些種子不怕蟲、不怕各種細菌,收成非常好,例如小麥、玉米,但許多人卻沒有看見,這不正常的變異對人類身體所產生的後遺症與副作用。

最近有一本書講到麵粉的問題,因為90%以上的麵粉都是基因改造,而這些麵粉對身體造成的後遺症是你現在無法看見的,要經過兩三代才會顯明,孟山都所影響的不只是麵粉,也包括玉米,當然也包括玉米做的產品(例如沙拉油),而美國牛都是吃這些基改的玉米長大的。

所有人類試圖想要做基因變異的計畫,其實就是一種試圖取代神的計畫,甚至這也與同性戀運動有關,許多人問為什麼基督教反對同性戀行為?因為你反對上帝造男造女,你認為男男戀、女女戀是正常,這些概念都是一種變異,就是你不願意按照上帝所規劃的次序而行,因此上帝派天使把守伊甸園,不再讓人回去,當人犯罪、開始懂得犯罪後,若長生不死,累積的罪惡智慧,所產生的禍患,經過幾百幾千年後,所發生的影響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的。

每一個人都要健健康康的活著,最好你要去世前,躺在搖椅上搖兩下就被接走,這是完全合乎自然、合乎上帝的創造。

★天國DNA與價值

馬可福音是由彼得論述,馬可記述,內容提到約翰和雅各想要坐在耶穌榮耀的旁邊,耶穌問說:「我的杯你們能喝嗎?我所受的洗你們能受嗎?」耶穌在最後晚餐後曾經禱告天父能否把這杯撤去,約翰跟雅各卻跟耶穌說這杯我們要喝。耶穌說:「我的杯你們要喝,我受的洗你們也要受,但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決定的。」我們基督徒之所以軟弱沒辦法成軍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沒有神國概念,當神的國來到,你會發現台灣的藍綠問題就不再是問題,台灣與中國之間是要獨立或統一也不再是問題,中國與日本間抗戰時期的恩怨也不再是問題,韓國強悍的民族性也不再是問題,因為當你將這些問題放在國度的領域一秤,就顯得無關緊要,當你一有國度的概念,就會使這些事情產生極大的轉變,其實這也是某種的DNA改造,當你有了天國DNA,你的價值觀、思想、性格會完全被改變。

以前我們對天國還未這樣明確的看見,當我在這新的季節,重新以新的角度看四福音書及使徒行傳時,你會更明確了解耶穌所講的天國觀念,因為你會對照伊斯蘭國,面對這些激進回教徒,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多的女孩子要跑去做聖戰士的新娘?他們會這樣做是因為他們擁有一種國度思維,這思維是來自黑暗的國度,當你了解那裡有黑暗國度的思維,你也會理解電影界裡黑暗帝國的名詞,過去你只是把它當作虛構的故事,但這是真實的,貼近我們的社會。

在這新季節你把國度、永恆概念放入你的讀經,耶穌對門徒說:「凡為福音撇下…,沒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耶穌並不是說你撇下就會變得很窮,而是在今世你會得百倍,但條件是你不會因有這些錢財而捨不得把它擺下,因為在來世你會得永生,而你在世的年日,比起神永恆的計畫,相較一秤,就很快能分辨出價值所在,能放下不是因為別的緣故,是因為你對國度有完整的概念,因此保羅說我可以處豐盛,也可以處貧窮,因為對他而言那不是律法的問題,而是一個在永生國度中的價值,就是永恆的概念。

★Aliyah上行與神的名Elyown

瞎子巴底買得醫治的故事,是在耶穌最後一次往耶路撒冷時,聖經說到耶穌“上”耶路撒冷,“上”這個希臘文跟希伯來文的alah是同一個字,都是go up或是ascend。耶穌最後的行程就是從約旦河谷(海拔是負數的)往上走,約旦河谷延伸到最後是死海,在地理上耶穌也是從最低點往上、往耶路撒冷,可是當耶穌在加利利時,祂也說祂要“上”耶路撒冷,所以“上”這個字不只單指地理性的高低,也是一種屬靈的高度。

Aliyah(上行)跟神的名字Elyown(至高者)有關。

上帝給亞伯拉罕祂第一個名字的啟示就是Elyown,創世記十四章提到“至高神”的祭司麥基洗德,亞伯拉罕給了麥基洗德十分之一奉獻,如同希伯來書說,耶穌是以麥基洗德的等次為祭司,十七章神向亞伯拉罕顯現說:「我是El-Shaddai(全能者)的神,你要在我面前作完全人。」

詩篇九十一篇講到:「住在至高者(Elyown)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El-Shaddai)的蔭下。」

住在神的全能中非常重要,在你人生的旅途,你不斷上行,當你屬靈的高度越高,你在祂全能的蔭下也越大,雷克喬納說:「在屬靈爭戰的原則裡,不要留戀在地上與魔鬼打仗,而要不斷上升。」那才是屬靈爭戰的最高原則。

★國度會戰

耶穌說祂要“上”耶路撒冷去,錫安、耶路撒冷的重要性是因為耶穌說這是大君王的城。

早上新聞說到ISIS去攻擊黎巴嫩真主黨,因為黎巴嫩緊貼以色列,他們的目的是要拿下以色列、拿下耶路撒冷,世界上的人用他的邏輯、政治思想來判斷以色列和阿拉伯之間的問題,想要分割耶路撒冷城,這種想法是不可能成就的,因為這是兩個國度的相爭,到底耶路撒冷是伊斯蘭國的京城呢?還是大君王耶穌的城?這是沒有妥協及灰色地帶,一定必須為這事爭戰。

以前你讀聖經沒有如此多的事實在發生,一般人看伊斯蘭國要攻打黎巴嫩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但對於我們在神國中的人能夠理解,攻打黎巴嫩不是他的主要目的,他的主要目的是耶路撒冷,你所有的心思觀點會因著國度概念被改變,進而你的讀經也跟著改變。

★名字的意涵

稅吏撒該的事件就發生在瞎子巴底買所在的耶利哥城,有的出處講到兩個瞎子,馬可福音只講到一個,瞎子的名字是底買的兒子巴底買(Bartimaeus),意思是底買(Timaeus)的兒子之意,好像Jason是son of Jack傑克的兒子,因為希伯來文是從右往左唸,所以就拼成Bartimaeus(巴底買)。

★信心的重要性

他卻越發大聲喊著說:「大衛的子孫哪,可憐我吧!」耶穌就站住,說:「叫過他來。」…耶穌說:「要我為你做甚麼?」瞎子說:「拉波尼(就是夫子),我要能看見。」耶穌說:「你去吧!你的信救了你了。」瞎子立刻看見了,就在路上跟隨耶穌。(馬可福音十章48-52節)

這裡的信心是發自瞎子,也發自耶穌說出那話,將來我們一定會來到一個進到高處的階段,並且會進入全能者的蔭下,同時你必須發出話語,所以我們講到信心宣告,如果我們要改變屬靈氛圍,話語是很重要的。我們習慣的模式是禱告、向神呼求,不習慣宣告,宣告的原則是認知你是神的兒子,按照神的旨意向自然界說出神的話,讓超自然介入自然,使永恆入侵時空,這習慣是我們在新季節所要操練的,當整個團體都有這種慣性,神蹟的發生和神大能的運作就會變得非常自然、聖經的解讀就會變得自然。

★啟動的骨牌效應

在大學時我讀到倪柝聲弟兄的書,當時我覺得他十分厲害,因為才十八、二十歲就能寫屬靈人這本書,為什麼他會得著這份啟示看見?當時聖靈的工作將這許多弟兄連結在一起,很快的這群弟兄都在該階段一同進入屬靈的高原,話語的揭開非常快速,並且不同恩賜的人都集結在一起,無論是倪弟兄、王約翰(連俊)、王載…,這些在福州的弟兄,屬靈的程度都極快高升,因為他們的老師和受恩給他們開了一扇門進入這領域。

今天的情形也是如此,在末後的日子當伊斯蘭國啟動了,許多事情也跟著就啟動。

去年當神對戴冕恩牧師說:「當我啟動日本的時候,就是我啟動末日的時刻。」當時他把這事放在心裡問神說:「那我應該如何?」2014年五月,伊斯蘭國興起攻破摩蘇爾,同時回家團隊決定在七月份,於琉球舉辦日本回家聚會,只有兩個月要招聚如此多的人從各地到日本,過去對日本人而言是不可能的,之後,所有回家的先遣部隊、敬拜團都必須在七月以前進駐琉球,也在同時,6/29 ISIS宣布他們成立伊斯蘭國。戴冕恩牧師心裡就覺得這是個印證,地上的國度正逐漸成形,但神要透過日本的聚會宣告神國在亞洲起行!

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有一個信息隱藏了許久,但這信息必須被釋放,並且你若沒有可聽的耳還聽不懂。

神說:「當我啟動日本,就是我啟動末日的時刻!」

當地上的國、世上的帝國,黑暗的國度正興起時,神早已預備祂的兒子們要在亞洲興起。

誰能想像到像日本這基督徒才千分之幾的國家,我們所認為最小的,神卻能在最小的身上成就祂所要做的事情。這就是有沒有神國概念的關鍵點,若你沒有國度概念,就會接受所有神學的系統,停留在字句裡,你的速度就非常慢,可是當你有神國概念,你會發現到你快速進入全新領域,馬上解開許多話語,並且不是只有你進入這領域,會有一批的人一同進入,就像在奧林匹克大賽中,當有一個人百米賽跑突破10秒記錄限制,接下來一個禮拜,許多人就都跟著突破,啟示也是如此,什麼時候我們開始有這份看見,所有的地方就會一起看見。

德國為什麼會參加回家聚會?而日本與德國為什麼往來如此密切?這當中是有奧秘的,我並不是日本或德國人,但當我看到他們兩國一起連結時,我知道有些事情要發生,因為有日本許多事情最早都是學德國的,例如精準時間,回家聚會若在華人地區舉辦,預定七點鐘開始,大概七點二十才會真正開始,但你若在日本、德國,他們六點五十八分整場就已經坐滿,我們進去時,兩百個日本牧師都已經進場!當我們進入他們當中,我們的DNA也跟著改變。

當你進入神國的領域你會發現太精采,無論是日本人、德國人、台灣布農族…,一群人在日本大會師,這亞洲的盟軍,所有人來到神戶港,對長久盤據在日本神戶的城門、仇敵的權勢宣告:「抬起你的頭,因為榮耀的君王將要進來。」神是做了何等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