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路加福音13-14章(2015/03/12)

★思維的悔改

正當那時,有人將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攙雜在他們祭物中的事告訴耶穌。耶穌說:「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比眾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嗎?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路加福音十三章1-3節)

這些人的滅亡不是因為他們的罪,有時我們隨意的論斷別人,我們需要悔改,因為有這樣的思維模式和論斷的態度。

★管園的職分

於是用比喻說:「一個人有一棵無花果樹栽在葡萄園裏。他來到樹前找果子,卻找不著。就對管園的說:『看哪,我這三年來到這無花果樹前找果子,竟找不著。把它砍了吧,何必白佔地土呢!』管園的說:『主啊,今年且留著,等我周圍掘開土,加上糞;以後若結果子便罷,不然再把它砍了。』」(路加福音十三章6-9節)

這段經文提到我們是管園的,主人說要把樹砍了,因為沒有果子。

約翰桑德福牧師的醫治萬國一書裡提及,當他被主帶到天上時,神提及美國的命運及審判,在那時神跟許多代禱者商量這事,這些代禱者就來到神面前,請求給他們一些機會來禱告。

很多時候我們讀聖經不明白是因為切點不對,當我們有國度的眼光,了解這地是神要我們掌管、治理的,我們就會從這節經文中發現我們是管園者、代禱者。以西結書說到守望的要為國家代求,免得審判來到,守望者的職責就像這裡管園者所求的,來到神面前爭論說:「再給我一些時間,給它掘開土、加上糞,幫助這地的居民,如果還是不能悔改再把它砍了吧!」許多代禱者都提及美國,美國所犯的罪,神早就要審判,若沒有這些代禱者、先知性代禱者不斷代求,審判的時刻可能早已來到,這就是我們的職責。

★醫病

有一個女人被鬼附著,病了十八年,腰彎得一點直不起來。(路加福音十三章11節)

有一個人腰直不起來,一般人認知這是身體的疾病,可是這女人腰直不起來是因為被鬼附。這裡我們可以得知人的心理、心靈和身體是合在一起的,有的人因為恨一個人不能放下、不能饒恕,因此他就有了破口,這破口使他受攪擾。鬼附的過程一開始是先被壓迫,然後被鬼附,在這女人身上顯明的狀態就是腰直不起來。

耶穌說這女人被撒但綑綁18年,表示耶穌清楚知道這疾病是源於邪靈,因此醫治恩賜很重要的一點是辨別諸靈,如果你要解決問題,就必須分辨出問題的根本。耶穌知道這病和鬼附有關,祂說牛跟驢被綁著,怎麼可以不放牠喝水呢?同樣耶穌讓這如同牛、驢被綁的婦人解開捆鎖,不但醫治她的身體,還醫治她的心靈。

路加福音的信息是關乎人子,馬太福音則是君王,路加很細膩把許多細節寫出,管會堂的想為什麼可以在安息日治病?耶穌一語道破的說:「安息日你不會把牛、驢解開來讓牠們喝水嗎?」何況這婦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因此耶穌不但能辨別諸靈,還說出智慧的言語,當我們遇到困難時,必須求神給我們恩賜。從這段我們可以了解,醫治的功效需要有這些聖靈的恩賜,我們懇求聖靈給我們這分,期待這事發生我們中間。

★神國與麵酵

耶穌說:「 神的國好像甚麼?我拿甚麼來比較呢?好像一粒芥菜種,有人拿去種在園子裏,長大成樹,天上的飛鳥宿在它的枝上。」又說:「我拿甚麼來比 神的國呢?好比麵酵,有婦人拿來藏在三斗麵裏,直等全團都發起來。」(路加福音十三章18-21節)

神的國最終要降臨在這地上,若沒有落實在地上,神的國就不能成就。神的國就像我們所講的春天車站,當你建立春天的車站,列車就會在那裡進出,列車上這些人就能蒙祝福活在春天。

就像挪亞方舟,當挪亞開始建方舟時,人們根本不曉得方舟有什麼功能,直到洪水來到,人們才看清楚方舟的功能,同樣我們這許多期待神國來到的人,其實正在建造神的國,一開始你看不太見,因為你是小小的一個芥菜種,但當他來到一個程度就會像大樹一樣。也像TOD,我們正在成長的過程,每天復興早禱讀經就是在逐漸長成一棵大樹,每個人經過早禱的訓練,以後都能解經、正確分辨神的話,在將來的日子會有許多人棲息在這樹上,這需要有環境的預備。一棵樹能待多少鳥就在乎樹有多少枝子,枝子如果不多,鳥想待也沒辦法。神的國也是如此,一個城市能發多少輛春天的列車,端視春天車站的容量;麵酵也是如此,剛開始我們可能只是一小撮,但最後整團會發出來,這裡很清楚說到神的國會發出來。

酵母在其他出處有罪的涵義,但在這裡預表神的國。許多時候,人們太把經文的涵義定格化,如同經文中的法利賽人,法利賽人說安息日不可做各種活動,耶穌卻在安息日醫病,因此有思維的衝突,主用另一件事情來解釋:如果牛和驢被綁起來,安息日要不要放牠去喝水?當然要。同樣耶穌用酵母做比喻,比喻有一個特質,是要達到體會的效果,而不是達到定格的效果,定格的涵意就是將“定義”固定化,安息日一定是怎樣、酵母一定是怎樣。

除酵節是要把酵拿掉,但聖經從未告訴你酵就是罪,酵的比喻可以用來形容罪的情形,但不一定是指罪。神的國像婦人把麵酵藏在三斗麵裡,直等全團發出來,啟示錄十二張6節就講到一個婦人被隱藏1260天,可能隱藏到一定的時間,就發展出來。又像以利亞被隱藏許久,之後與巴力先知鬥法,那些未曾像巴力屈膝的7000人,在結束後就被釋放出來。

★得救與進神國的差別

你們要看見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眾先知都在 神的國裏,你們卻被趕到外面,在那裏必要哀哭切齒了。(路加福音十三章28節)

這裡提到的是在外面黑暗裡,而不是在永火裡,如果沒有這概念就不能解開宴席的比喻。很多人只有一種觀念是“得救與否”?可是耶穌更關心的是你們要悔改,耶穌評斷的標準不是得救與否,而是你是否進入神的國?得救的人可能很多,進入神國的就不是這麼多,這是整個福音書一個非常重要的觀點。當我們用神國的思維看四福音,觀點就會完全改變,一個國家一定要有君王、領土、治理權、人民,也要有軍隊,大多數人的信仰只停留在宗教領域,關心人有沒有得救信耶穌?主耶穌所關心的卻是有沒有進窄門?有沒有進神的國?

我相信很多得救的人仍然是做惡的人,有許多法利賽人是得救的,正如雅各對保羅說在這城裡信主的人很多,但他們是為律法熱心,將來有許多人會問主說:「祢不認識我?我是教會的長老。」耶穌卻說我不認識他們,因為他們不是神國裡的人,耶穌是神國的君王,你卻僅僅是得救的人,所以我們讀完馬太福音接著讀路加福音,兩卷福音書對照,你就會明白。

得救的希臘文意思是:救助、保全,由自然的災害中拯救出來,是屬天的拯救。

神國中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現代許多時候“作門徒”跟“作基督教徒”定義被混在一起。基督教徒是一種宗教,基督徒是一種生活型態。進入神的國,就要變賣一切所有的得著珍寶,你的價值觀及思想跟這世界是不同的,馬太、馬可、路加、約翰都是談到神國的生活模式,因此你的角度一定要改變,如果你以宗教角度看福音書,你讀許多東西都會有偏差。

我們很容易建構一種系統,包括讀經、解經的模式,在這種系統裡我們很安全,但這樣就會逐漸形成舊皮袋,無法將新酒裝在裡面,或是膨脹將皮袋撐破,這就是我們所有的缺點,當你了解神國和得救的不同,你會有完全不同的觀點。

★走窄門入神國

示巴女王看到所羅門的榮華時,她深感為什麼能夠如此?當她看到敬拜是以色列王國的核心時,她說我要敬拜這位神,因此她不是要拷貝這文化,也不是要做這些外在的事情,而是從心裡要這位神,因此耶穌講到將來南方的王要起來審判以色列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子孫有傳統、宗教、信仰,但許多人沒有進入神的國,這些法利賽人所做的許多事情並沒有錯,但他們拒絕神的國,因為沒有經過窄門。

巴勒斯坦人同以色列百姓住在以色列地,許多人就想把土地分割,一邊給巴勒斯坦、一邊給以色列人,這是目前全世界多數人的想法,無論是媒體、政治都這樣講,問題是這不是神的話!神的話是以色列要復國。巴勒斯坦人的子孫應該和以色列在這國家裡,卻不可分割地土。不是只有巴勒斯坦人有分割的想法,以色列也有,因為和阿拉伯人相處太麻煩,就做一道牆隔開,這也是人的想法。

耶穌說:「你們去告訴那個狐狸說:『今天、明天我趕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 雖然這樣,今天、明天、後天,我必須前行,因為先知在耶路撒冷之外喪命是不能的。(路加福音十三章32-33節)

這裡耶穌提到祂的命定是要在耶路撒冷喪命,因此在從加利利往耶路撒冷的路中,當人們告訴祂希律要殺祂,要祂趕緊離開,耶穌仍然向耶路撒冷前行,祂很清楚沒到耶路撒冷祂不會喪命,這裡我們曉得每個人人生會有一個命定,當你對這命定如此有信心,你就一定會向著命定前行。

我的事成全指的是耶穌將要被釘在十字架上,受死、復活、救贖,整個程序非常清楚,祂為耶路撒冷哭泣,因為那裏會成為荒場。今日有很多事情猶太人無法明白,為什麼要受這樣多的苦難?神的國是最重要的,猶太人問耶穌:「祢得國的時候是如何?」猶太人無法想像耶穌的國有許多外邦人,他們心想自己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後裔,蒙拯救的族群,怎可能會有外邦人?

★律法觀或價值觀

耶穌對律法師和法利賽人說:「安息日治病可以不可以?」(路加福音十四章3節)

耶穌本來是被管會堂的責備,現在回過頭來主動挑戰這些法利賽人說:「安息日治病可以不可以?」這些人不敢回答,耶穌就醫好他們,這裡你發現耶穌不是乖乖牌,祂對執政黨而言,一定是令人頭痛的反對派領袖,因為祂對他們所有的系統都發出挑戰。

「你被人請去赴婚姻的筵席,不要坐在首位上,恐怕有比你尊貴的客被他請來;那請你們的人前來對你說:『讓座給這一位吧!』你就羞羞慚慚地退到末位上去了。(路加福音十四章8-9節)

這裡談到態度的問題,最近爆發許多的宗教事件,人們開始檢視,包括慈濟、法鼓山、惟覺師傅,以及所有跟佛光山有關的,在宗教界裡我們也有這樣輩份的概念。耶穌以宴席來比喻,常常我們以為宴席的位置是我們來選擇,這裡告訴你婚宴是天使來安排,這不在乎你在地上時人們看你的眼光,你很可能只是小小的招待或寡婦,耶穌卻對那些法利賽人說:「這寡婦所奉獻的比別人更多!」耶穌所談到的是一種價值觀,不是律法觀,律法觀在乎你做了什麼就會得救,價值觀是我為什麼如此做?祂談到的價值觀不是這世上的價值觀,而是天國的價值觀,這兩者經常是衝突的,錫安的系統和巴比倫的系統是衝突的,因此我們讀這段經文不是為理解,而是要成為我們的價值觀去實行。

★計算代價入神國

你擺設筵席,倒要請那貧窮的、殘廢的、瘸腿的、瞎眼的,你就有福了!因為他們沒有甚麼可報答你。到義人復活的時候,你要得著報答。」(路加福音十三章13-14節)

最早幫慈濟蓋會堂的是一個叫李政隆的建築師,李雀美的先生,他們過去都是幫助慈濟非常貼心的人,現在信主作了牧師,專門作「街友會」幫助貧窮人,給他們飯吃。這善行的動機是非常重要的,他們不是為做善事而做善事,而是因為神國的價值觀,當我們都按照神國價值觀去做,這世界有許多事情都會改變。

大宴席的比喻和作主門徒的條件是綁在一起的,也和過窄門是完全同一個道理,到底什麼是耶穌的宴席?將來在天上是不會有貧窮、殘廢、瞎眼、瘸腿的,所以耶穌講神的國都是指神的國要降臨在地上,這是預備宴席的過程。我們了解守望者、預備燈油的童女和夜間把人叫醒的角色,現在耶穌讓我們做一個角色是把瘸腿的、殘廢的都叫來神的國,參加這場宴席,因此整個教會的生活就是一場宴席,但這不是人辦的宴席,而是神辦的。宴席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主人在場,當主人在場,無論如何你都要參予其中,這有幾個特點:「主人來了、新郎來了。」這宴席關乎主的榮耀是否很彰顯在我們中間,為這緣故你要計算一切的代價。世上纏累越多的人進窄門就越困難,主並沒有叫你什麼都不要有,而是當你要進窄門時,你需要放下所有的穿過這門,這並不代表你不再擁有這些東西,而是代表你能將這些事情完全的放下。如果你要蓋一坐樓就要計算付上多少代價,若是打仗就要衡量你能不能打贏,因此沒有愛耶穌勝過妻子、父母、兄弟姊妹的,就不能作耶穌的門徒,因為凡不背起自己十字架的人就不能作耶穌的門徒,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十字架,許多時候不合理的要求就是你的十字架,如果你完全用自己的邏輯、思想和屬世的價值觀為基礎,就不能穿越窄門,進入神的國,因為鹽本來就是為要有鹹味,若失去鹹味就失去功能,同樣的,作為基督徒就一定要進入神國裡的角色,這是上帝給我們的。

我鼓勵每個人要認識自己、向著標竿直奔,在奔的過程中你一定會發現有許多事情必須改變,許多價值觀必須改變,有許多人知道上帝要他做什麼,但實在放不下來,這沒有辦法用律法來評斷你怎樣做可行怎樣做不可行,就像在初代教會亞拿尼亞和撒非拉欺哄神的故事,你可以不把錢拿出來捐,但當你說我要捐獻卻沒有照著做,只為了得著宗教裡的位置,得著那位份,這在神國裡是沒有價值的,這就是綁住你使你無法進窄門的包袱,如果你有要別人把你捧起來放在尊貴位置的心態,就無法進神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