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以西結書27-28章(2014/12/17)

★聖經地名對照現代國土

示尼珥就是黑門山;基提就是塞浦路斯,塞浦路斯就是居比路;西頓是在推羅北方的海港;路德是非洲的北部;弗是利比亞;亞發也是西頓旁的城市,一般來講指的是西班牙;雅完是希臘;土巴是土耳其;米設是亞美尼亞,吉爾吉斯、亞塞拜然一帶,黑海附近;陀迦瑪是亞美尼亞;底但是阿拉伯;米匿是亞捫;示巴就是葉門;拉瑪是古實;示巴女王同時統治葉門、衣索比亞或索馬利亞;干尼人是伊拉克。

★認識推羅

現在人交易是用美金交換,古代國家貨幣通常是自己內部交易,但當他們來到國際,就必須要有個交換中心,這交換中心就在推羅,推羅不只是貿易,也是交換的所在地,是個金融中心,她最大的影響力就在經濟,是歐、亞、非的交換中心。二十七章所提到的城市就包含歐洲、地中海、亞洲各國,因此推羅絕對是經濟中心,人們通常只看到她是個貿易地點,推羅是海港,是陸路與海陸的交會所在,因此她也是金融中心。

★美國與推羅

今早我收到Mike Bickle的信息,作過四任美國總統的顧問向他談到美國將來的危機,美國可能有一家全球性的銀行將會崩盤,如果2008年的經濟危機是車胎漏氣,這次會是爆胎,美國只有43%的人繳稅,美國國力正在快速消退,因此海外的駐軍勢必要收兵,全世界各國即將要進入動亂,就像伊拉克,美國一收兵馬上就發生動亂。

昨天晚上巴基斯坦有一個學校被塔利班屠殺140多人,學生就有130多人;烏克蘭東邊的兩座城市只是蘇聯侵占的剛開始,全世界將要陷入混亂和危機,若沒有神蹟就無法扭轉。這幾天美國黑人被白人警察毆死,在美國各地都會產生更大的動亂,而美國的警力不足以應付所有的事情。美國正在受審判的過程,在某種層面美國就是現代的推羅,她全然美麗,擁有紅寶石、紅碧璽,她發行美金,是全世界經濟、金融、商業,甚至文化的中心,各國都到美國留學,如此你就明白二十七、二十八章所提及的推羅。

★經濟系統

無論是羅馬、安提阿、以弗所都是駐軍的所在,推羅則完全以貿易、經濟為重心,因為推羅跟西頓兩個海港城市緊靠地中海,是整個亞洲、非洲跟歐洲的相交處,是真正的轉運中心,她會形成金融商業的中心。二十八章講到撒但的墜落,罪會在貿易、金融、商業中出現,大淫婦代表商業、金融、貿易和宗教,原本商業應講究公平、誠信、盟約,當它完全以利益和交易為導向,就會形成不同的局勢。

★東方的海島與海島推羅、西頓

以賽亞是最多提及海島的先知,描述將來在東方興起的海島要用讚美將神的榮耀發明出來,以西結講的海島是推羅和西頓;東方的海島在亞洲的東邊,推羅西頓在亞洲的西邊,是金融貿易中心,這是一個對比。

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裏,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預備齊全的。你是那受膏遮掩約櫃的基路伯;我將你安置在 神的聖山上;你在發光如火的寶石中間往來。(以西結書二十八章13-14節)以西結所提及之撒但,具有商業的力量,又有音樂、藝術的才華,牠在七山職場具有極大的影響力,而東方的海島是來讚美神的,這又是一個對比。

推羅和西頓是海島,是延伸出去的島嶼,有點像香港和九龍之間的關係,香港是一個獨立的島。撒但的墮落跟敬拜、貿易、金錢交易有關,也跟財富有關。在將來的日子神興起錫安系統在海島,東方的海島要用敬拜榮耀耶和華,一定會發展出一個相對的系統,是公正、公平、聖潔、屬神的一個系統來對抗巴比倫,末後的戰爭一定在此。

★神的應許

以賽亞書講到末後神要興起讚美的海島,正如以賽亞書六十六章講到的土巴、雅完、米設,在以西結書二十七章都有提及;以賽亞書說要把兒女帶回,以西結書則講金融交易,在二十八章最後則講到以色列必復興。

主耶和華如此說:「我將分散在萬民中的以色列家招聚回來,向他們在列邦人眼前顯為聖的時候,他們就在我賜給我僕人雅各之地,仍然居住。他們要在這地上安然居住。我向四圍恨惡他們的眾人施行審判以後,他們要蓋造房屋,栽種葡萄園,安然居住,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他們的 神。」(以西結書二十八章25-26節)

神透過審判推羅、西頓以及以色列周遭的城邑,顯明祂要將以色列帶回,並且復興以色列,所有的預言必要成就。

★經濟系統

武斷的說,推羅所代表的是以西方為主的金融、貿易系統,以及不為一般所知道的共濟會也一定就是隸屬於推羅的系統,但神一定會興起一個新的系統,這是我們要思想的。我們密切注意的中國,是以一個共產主義的系統在統治,目前在許多方面參雜西方系統,但仍有別於西方。台灣這小島則在夾縫中生存,必須開始學習分辨我們的位置與呼召以及上帝給我們的角色,才能正確回應。

我們正在摸索什麼是錫安系統,我們應當追求公平、公義。二十年前台灣施行教改,教改的目的就是原來不好要改好,不料越改越糟。當教育系統以利益為導向就是和推羅結合,這次國民黨落選的緣故之一,就是把錢都給了大公司,以致很多人抗議。例如台積電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好公司,一年營業額千億,賺錢也是千億,但賺的人都是股東、員工、基金,這一定是一個系統。錫安系統是:「船在水中,水卻不進入船裡。」這就是方舟的概念,你要做一艘船,使它在洪水氾濫之時仍然可以生存。

★不同的系統加增分辨力

台灣所有的系統絕大多數被美國影響;香港是被英國影響;新加坡則被歐洲影響;中國的系統又不太一樣。如果你沒有在不同的系統中行走,你很難有分辨力,如何能發展出一個新的系統?這些年興起新興的社會企業,它依然要賺錢,可是賺錢的目的是分給有需要的人,社會企業的銀行系統就和一般的銀行系統不同。例如伊斯蘭的銀行不收利息,它透過高額手續費來運作。有不同的系統在我們前面,我們現在才正要開始辨別,並從其中找尋合乎錫安的系統,我們過猶太曆就是讓我們得知除了西曆還有個不同的系統,許多不同的系統能幫助我們加增分辨力。

★中國大陸的系統

中國大陸的是另一個系統是一黨獨大,完全以黨領政、領軍;台灣是以民主為系統,所以中國大陸施政完全在乎領導者的位置,領導人是否正直且可信任?領導人產生方式比較像以前我們的國大代表,透過政協委員選出,不是直接民主制,某種方面是菁英平衡、集體領導制。中國由七位常委推選習近平出來做,讓王岐山作中紀委,因為資格夠老且清廉,但他屬於老一代,有點像蔣經國這種時代的人,他壓得住所有人,除了習近平,王岐山出手決定各派系要挖到什麼程度。

★為什麼會感覺台灣一直在輸大陸?

我現在碰到中國大陸的領導,就如各省的省長、市長,他們年紀都比我輕。一個人要作到市長前,每隔三年、四年,最多五年就給你換一個位置,例如說你作台辦、稽核、商務,一進入這位置就必須馬上換一個位置、換一個腦袋,透過經常更換位置來訓練人,加上黨校的訓練,使每一個人成長速度很快,在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學習,因為讓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待久了會熟悉,熟悉了就容易生弊,所以就讓你快速調動,這調動產生一種平衡的制度。

★中國的系統

中國每一個領導一定都靠土地賺錢,它仍存在貪污的系統,是大家都知道的集體貪汙,只是貪多貪少。過去公安系統由周永康把持,原本薄熙來是推出來在這世代領軍的,薄熙來下台才把周永康拉下來,才有許多後續事件發生。中國的確在做更新的工作,它的貪汙絕對比台灣多,但中國是貪汙做事情,台灣是不貪也不做事情,所以速度慢,中國打老虎也打蒼蠅,藉由威嚇作用讓你不要貪,給官員的權力很大,薪資待遇也超越一般人,因此生產出許多大陸企業家,如果你懂得門路,你就會像推羅。

我認識許多基督徒企業家正試圖走出一條錫安系統,他們很熟悉如何在共產主義、權力當中鑽來鑽去,靈活程度比我們大很多,在台灣你沒有這種自主權,所以速度慢,不像大陸系統,馬雲說到:「十五年前我來到台灣是一間很小很小的公司,但現在已經是首富。」因為他發展出一個系統,透過網路來作業。運作在中國大陸的系統也需要妥協一些事,例如上市過程中必須把股份釋放給某些基金,而這些基金一定是大陸紅二代家族所擁有。這艘船還是在水上,如何做才能至少符合法律及我良心的制度?這才是正確的商業系統。

★分辨

從來沒有一個黨主席像習近平權力這樣大,整治貪污整得很好,大家非常高興。溫州這麼多十字架被拆掉,浙江省的省長其實就是習近平的手下,新疆所有維吾爾族、回族被鎮壓,就是習近平派人去換掉新疆的書記,你不能只看事情的一面,還需從另一個面向去看,我不能告訴你他是否是敵基督,我會覺得每一個人都有些盲點和看不見的事情,所以教會一定要為他們禱告,但禱告之前一定要有辨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