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詩篇87-88篇(2014/7/23)

    詩篇卷三是從七十三-八十九篇,主要作者是亞薩,在八十八篇中提到希幔是可拉的後裔,希幔是撒母耳的孫子,調用麻哈拉利暗俄,麻哈拉哭調,八十八篇是以斯拉人希幔、八十九篇是以斯拉人以探所著作,以斯拉有個謝拉家族,希幔的族兄是亞薩,以探也是他的親戚,所以亞薩、希幔、耶杜頓、以探都是親族。

★耶杜頓是不是以探?
  耶杜頓一定是音樂伶長,以探則是有寫訓誨詩,聖經並沒有明明地說耶杜頓就是以探,但的確有許多處,將亞薩、希幔、耶杜頓或亞薩、希幔、以探並列在一起。
★靈界裡的經歷

  這些詩人常常到天上去,八十八篇寫得似乎很哀戚,我最近接觸許人多自律神經失調,有憂鬱傾向,可能就會寫出像詩篇八十八篇的內容,我們不能用自己的眼光去看每個人,但這當中他的確是經歷一種孤單的感受,希幔寫這篇並不完全是他自己的經歷,而是他在靈界裡的經歷。

★錫安城

  八十七篇很清楚告訴你耶和華所立的根基在聖山上,他愛錫安的門,勝於愛雅各一切的住處。「錫安的門」表示這座城被城門所環繞,我們現在TOD走十二城門,所表示的就是錫安這座城。

    詩篇八十七篇必須和啟示錄十九到二十一章對照看,啟示錄提到巴比倫城傾倒了,耶路撒冷從天降下,可拉的後裔在幾千年前,大衛的時代就寫了這預言詩篇,他以巴比倫和埃及(拉哈伯)比較,當時最大的王國,可是神卻揀選錫安為祂的住處,有榮耀的事是指著祂說的,詩人提起埃及人和巴比倫人都是在認識錫安之中的,詩人說:看哪,非利士和推羅並古實人,個個生在那裏,生在錫安。論到錫安,必說: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而且至高者必親自堅立這城。當耶和華記錄萬民的時候,祂要點出這一個生在那裏,(細拉)這地方呼應以賽亞書十九章提到埃及、亞述、以色列三國一律敬拜耶和華,人們覺得不可能,但聖經就是一本預言的書籍,他告訴你會有巴比倫的人來信他、拉哈伯的人來認識他,會有非利士、推羅並古實人生在當中。

    巴比倫跟拉哈伯都提到一個城市或國家,他指的是一個系統,埃及是最早有科學的,金字塔的概念擁有很強的數學及曆法;巴比倫是最早有律法的,漢摩拉比法典就是巴比倫的系統,這些人都會生在錫安,當耶和華記錄萬民的時候,萬民都生在錫安。

  比照啟示錄,所提到有數不盡的人從各國、各民、各族、各方來,他們都來到天上的耶路撒冷,希伯來書十三章告訴你我們乃是來到錫安山、天上的耶路撒冷,我們的神乃是烈火,因此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說,我的泉源都在錫安裡面。

    八十七篇可拉後裔的作者是按照先知的角度論到錫安,是神的靈在他裡面說出,所以他有時是按照第一人稱的角度談到錫安,就好像約翰被提到天上看到將來末世的日子,而這詩人看見將來萬國萬民的命定。

    這兩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打得難分難捨,巴勒斯坦的人就是非利士人,是從希臘南方的克里特島移民過來,他們住在迦薩、亞實基倫、迦特等地,現在雙方在戰場的當中,詩人卻說到非利士、古實、推羅個個都生在錫安。

★經歷產難

  希幔訓誨詩講到黑暗就是完全被隔絕的地方,我的親朋密友都把我隔絕,我所認識的都隔在遠處,使我完全沒人幫助我,波浪洪濤來到我的生命,這是詩人在靈裡很深的感受,就像有些代禱者在為別的國家禱告時,好像經歷產難一樣,因為神的靈感動他,使他經驗一些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慕約翰牧師分享到他們為非洲的國家禱告時所經歷到的那哀痛感覺,因為有種死亡的靈在非洲巡迴,所以他們能很深的感受死亡的光景。

★在困難的光景中突破

  昨晚回歸特會提到黑暗是神的行宮,而神是光明,祂絕對不會受黑暗轄制,祂往往在黑暗中行出祂的光明,你讀八十七到八十九篇,以探雖然也在困難中,但他所有的角度都是讚美的,八十八篇所有的角度都是哀嘆,神啊,你不拯救我們嗎?神啊,死人豈能讚美你呢?在陰間豈能訴說你的奇事?到了八十九篇一樣用讚美的角度去說明。

七十三一直到八十九篇,是所有代禱宣教士、代禱者、門領所寫的詩篇,因為是亞薩、希幔、耶杜頓、以探所寫的,在很困難的光景中要突破,你可以從這些篇章當中領受很清楚的概念。

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 神啊,在你祭壇那裏,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為自己找著菢雛之窩。如此住在你殿中的便為有福!他們仍要讚美你。(細拉)(詩篇八十四篇3-4篇)

★錫安復國主義

當我們把猶太曆的根切斷後,會讓我們對錫安沒有認同感,在我們恢復猶太曆之前,大部分人們所認知的錫安都是預表教會,其實他不只是預表一個地方教會,而是國度教會,是指著基督的身體說的,是一個城市、一個系統,因此猶太人的復國主義就叫錫安復國主義,錫安是一個系統。

如果錫安沒有被恢復,猶太人和外邦人是不會合一的,因為猶太人和外邦人要在錫安相會,所以在天上約翰所看見的是各國各族各民各方的人,雖然在約翰的時代基督徒遭遇羅馬逼迫,使徒被殘殺,可是他已經看到將來萬族都會聚集在天上玻璃海前一同敬拜神,那就是在錫安城的光景,有歌唱的、跳舞的,新郎跟新婦。

我們很難明白什麼是猶太人和外邦人在基督裡拆毀隔斷的牆,成為一個新人,直到我們進入猶太曆的系統,我們對猶太人的認知就更清楚的了解,如果你沒有對齊天上的概念,就無法解讀亞薩、希幔、耶杜頓所看見的,你有天上的概念就會知道天上有耶路撒冷和錫安,以及為什麼我們都生在錫安?靈界的錫安只是局部的講法,更確切的講法是,在宇宙中只有在我們所在的時空中有時間和空間的距離,可是在永恆中完全沒有這種問題,當我們離開這世界回到永恆中,我們是回到錫安。

當赫哲爾開始復國時,就遙想將來要在以色列、耶路撒冷建國,所以稱為錫安復國主義,因為猶太人沒有新約,他所有的想法是舊約的系統,對在主裡的人而言,我們也是有個錫安城的人,因為希伯來書的作者就特別說明我們不是來到西乃山,乃是來到錫安山(希伯來書是針對猶太人寫的,告訴他們不是來到西乃山,若從地理的角度看也不是,因為西乃山根本不在他們的地界中)但不是指地上的錫安,他很清楚的說到是天上的會所,諸長子的總會,我們是跟他們一起治理的,只是我們現在在地上,他們在天上,所以錫安指的是一個系統,天國降臨,我們目前雖在地上,但將來天和地都會合而為一。

★用天上的眼光讀詩篇

有人想將來地球被焚燒後會怎樣呢?千禧年要怎麼過呢?不要用地上的時空來看啟示錄,啟示錄寫的是天上的事,約翰被帶到天上,神看千年如一日,千禧年是很長久的時間嗎?在永恆中時間的概念和我們現在是不同的,所以不要太煩惱在地上過幾年就不得了,將來還要過千禧年?那是天跟地的合一,天國要降臨在我們中間。

你有天上的眼光,讀詩篇就很容易明白,因為這些詩人常被帶到天上,他們寫的內容穿插著天上及地上,如果你跟著一起錯亂,就沒辦法解讀他,若你擁有天上的眼光,你就能明白所讀的,有時詩人寫的是自己的心情,有時是從神的眼光和角度描述,他常常切換的緣故是因為他在天上就感受到神的心意,他已經明白神的心意,所以他說“我說”,其實是“神在說”,但有時他又有一個自主的感覺,那時的“我說”就是他自己在說。

    如果你從詩篇八十七篇第三節直接跳到第七節就很順,四到六節是講到列國的事,這裡的我應該不是可拉,因為他有提到靈界發生的事。而天為什麼要更新呢?因為天有諸天(Heavens),當祂再來時不單是把地給焚燒,天也要焚燒,要把二層天的空中執政掌權者焚燒,將來的天只有一個天,所有的天就在一起。在那新的天不再有嫁娶,所有有罪的和世界系統完全焚燒,神的榮耀充滿在天地之間,而在那系統中不再有時空和死亡,這是一個新的觀點,讓我們可以思想。我們活在末後的日子,天門漸漸開啟,所以我們會有像瑞尼麥克林等各種到過天上的人幫我們解開這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