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 長老信息

詩篇62-63篇(2014/7/9)

    我推測這是大衛被他兒子押沙龍追殺時所寫的詩篇,他處在猶大曠野,是剛逃離耶路撒冷的時候,這表示他已經是王,不是在作王之前。

    大衛在猶大的曠野可能會有兩種情形,一個是被掃羅追殺、另一個是被他兒子押沙龍追殺。

    本地的人都放聲大哭。眾民盡都過去,王也過了汲淪溪;眾民往曠野去了。(撒下十五章23節)

    大衛曾在聖所瞻仰神,為要見祂的能力和榮耀,現在卻被自己的兒子追殺,叛亂的勢力甚為龐大。

    在聖經較前面的詩篇主要是描述大衛被掃羅追殺的故事,無論是在亞杜蘭洞或西弗,而第六十篇之後大衛開始作王,提到大衛攻擊以東、神要加添王的壽數,如果詩篇是按照歷史順序排序,那第六十二和六十三篇就是講有關被他兒子押沙龍追殺的故事,知道詩篇的背景再來研讀,比較能夠了解其內容和大衛的心境。

★默默無聲就是等候

    「我的心默默無聲,」在這裡的希伯來文中,心就是靈魂的意思。默默無聲是等候的意思,當你的靈魂不再發出聲音,進到深處,你就會開始聽見神的聲音。

    耶杜頓寫的詩篇通常至少有兩個細拉,第六十二篇是唱一段於第四節停頓、第五節回頭一段(一二節)再停一下(第八節)、第九節再回頭一段呼應三四節,而其他詩篇有的有三個細拉。我考察所有耶杜頓的做法都有這種特質,有的是四五節後就有細拉,有再一次的循環。

★等候好像禁食禱告

    等候有個條件,就好像禁食禱告,我們不吃,就不會有消化和排泄,身體動作就慢下來,同樣我們的靈魂不再有聲音,停在那地方,救恩就從神而來。

    我猜想六十二和六十三篇是大衛逃避押沙龍的時候所寫的,因為大衛如果在王宮裡,可以將詩篇交給耶杜頓或伶長,但他是「照耶杜頓的作法」來寫詩篇。表示那時耶杜頓不在他旁邊。

★聽見神說話

    「你們眾民當時時倚靠他,在他面前傾心吐意;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細拉)」當大衛和眾民一起逃跑過汲淪溪,他教導眾民神是我們的避難所,「他們彼此商議,專要從他的尊位上把他推下,」(詩篇六十二篇4節)大衛就是這個在尊位上的人,「惟獨他是我的磐石,我的拯救;他是我的高臺,我必不動搖。我的拯救、我的榮耀都在乎 神;我力量的磐石、我的避難所都在乎 神。」(詩篇六十二篇6-7節)等候就是默默無聲,讓神告訴你祂是磐石是高臺。

★先見式的看見

    第六十三篇的背景是大衛在猶大曠野逃避押沙龍,大衛在乾旱無水之地切望神。這裡的瞻仰就是先見式的看見,為要見神的榮耀和能力,「  神說了一次、兩次,我都聽見:就是能力都屬乎 神。」(詩篇六十二篇11節)大衛確實聽見神對他說:「能力是屬乎我的,慈愛也是屬乎我。」所以六十三篇第3節大衛說:「 因你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頌讚你。」

★關係決定突破

     剛剛有弟兄姊妹見證,他們的女兒本來考試可能考不過,後來卻考過了。這就是一種恩寵,因為女兒得到考官的喜悅,一個人若沒有恩寵,沒有和神和人的關係,他的生命就會非常枯乾,而且沒有力量。

    猶太人的時間觀念和我們不一樣,希臘人的時間是直線式,已過就不會再回來,但是猶太人的時間觀是一種循環,這時間特別和關係有關,猶太人最看重與神與人的關係,當你在這循環裡學會建立關係,你就能往前進,你的旅程就到另一個境界。很多人的生命問題不能解決,是因為關係沒有解決,關係沒有解決就會停在那裡不能前進。

    大衛在猶大曠野逃難,過去他被掃羅追殺,現在他被兒子追殺,在這樣的時刻,大衛說:「我曾經在聖所瞻仰祢的榮美,為要看見祢的能力和榮耀。」能力是屬乎神的,大衛逃難的時候需要從神來的能力,好幫助他在高臺上,大衛又說:「慈愛也是屬乎祢的,因祢的慈愛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頌讚祢。」他明白他之所以能存留性命,是因著神的慈愛,他瞭解神與他的關係。

★活在神慈愛的翅膀下

    有的人活在能力中,卻沒有活在慈愛裡,他不能明白神的慈愛以及與神之間美好的關係有多重要,大衛說:「我還活著的時候要這樣稱頌祢,我要奉祢的名舉手。」大衛說他好像在乾旱之地盼雨一樣,他好幾次舉手都是在表明渴望神的榮耀和能力,因祂的慈愛比生命更好,第七節:「因為你曾幫助我,我就在你翅膀的蔭下歡呼。」

    四活物的形像有老鷹、獅子、牛和人,老鷹的形像就是神的形像。你讀詩篇的時候會讀到好幾次“在翅膀蔭下”,「我要投靠在祢翅膀下的隱密處、住在至高者隱密處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蔭下。」你會發現神有一種形像是有翅膀的,他所代表的就是(most-high)最高的地方,神要帶你到更高的磐石。

★環境愈難,越要升高

    你遇到的敵人可能很巨大,你原本不是他的對手,但你高到一個程度,你就不受他的影響,因為他只能在地上巨大,可是你卻在更高的所在,所以能在翅膀的蔭下歡呼。對大衛而言他很清楚明白,除了自然物質界之外,有一位超過這領域更上面的,大衛用 “翅膀蔭下”來描述那更高的領域,大衛渴望瞻仰祂的榮美,不是一般的看見,而是先見式的看見,是超越物質自然界的看見。能有這種看見就在乎默默無聲、專等候神,大衛給我們很好的榜樣。

    在我們的人生中可能會遇到極大的危險,大衛遇到掃羅的追殺十幾年的時間,晚年遇到他兒子對他的追殺,叛變的勢力甚大,就連過去的朋友亞希多弗也都叛變。過去大衛以為是朋友的,都變成下流人,原來跟他在一起的,現在都用虛假的話騙他。此時的大衛默默無聲、專等候神,他將他的眼目調整到更高之處,因為神必帶他到更高的磐石,大衛必在神的翅膀蔭下,翅膀蔭下是至高者的隱密處。大衛學會當他的環境越困難,他的高度就要越升高。

    大衛逃難的時候,在曠野寫了詩篇六十二、六十三篇,他用詩篇讚美神,以耶杜頓的作法來寫,此時他旁邊不再有伶長,但他本身就是一個伶長,大衛將這些心境透過詩歌表達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