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章長老信息

列王紀上22章 (2014/3/12)

★列王紀上最重要的兩個王

    第一個是所羅門王,第二個就是亞哈,而亞哈時代的結束,也是列王紀上的結束。所羅門王是以色列和猶大的王;而亞哈是以色列的王。

★拿伯的葡萄園

    亞哈搶了拿伯的葡萄園,而美國最有名的葡萄園也以「拿伯」命名,是位處舊金山上一個很大的葡萄園酒莊,整個鄉村也以此命名。

★保守自己心勝於保守一切

    一般人並不需要有許多的連結,但在商場、職場當中,你就會需要眾多的連結。安提阿教會的開始是突尼西亞的商人和塞浦路斯的商人跑去安提阿傳福音,不但傳給猶太人,也傳給希臘的外邦人,而在我們的生活中一定會接觸許多價值、思想和我們不一樣的人,如何能保守自己核心價值觀不受影響是非常重要的。

★天上的會議

    米該雅看見耶和華在寶座上,天上的萬軍侍立在祂面前,耶和華就說:「我如何能引誘亞哈去基列的拉末陣亡?」所以整件事的發動者是神,因此亞哈王想去基列的拉末正走向一條滅亡之路。

    約沙法其實不該參與在這場戰役裡,因為他有可能因此陣亡,就像掃羅的兒子約拿單跟非利士人去打仗時,也和掃羅一樣死在戰場,而在我們生命中也是有許多類似這樣靈界的事情。

    在天上先發生了一個會議,因此亞哈想去攻打基列的拉末,而約沙法這屬神的人在生命中有幾條屬神的界線,他說:「那你應該先找先知問問看合適不合適?」亞哈王說:「好。」我不認為這些先知是亞舍拉的先知,因為他們奉耶和華的名說預言,在以利亞的時代巴力和亞舍拉800多位先知應該已被殺死,但接下來耶和華的先知就開始有了攙雜,這裡說:因為天上差來謊言的靈。謊言的靈也有可能臨到城市、國家或我們中間。

    台灣也有紛爭的靈和謊言的靈,特別在媒體、政治的領域,謊言的靈在當中運行,而在這氛圍中的人就像溫水裡的青蛙,逐漸失去免疫力,這就是約沙法的狀況。

    既然神差遣先知米該雅講這審判的預言,約沙法應該力勸亞哈不要去打仗,約沙法自己也不可去,但是他還是和亞哈合夥。而亞哈很聰明,因為聽見米該雅的預言就換了裝,他自己不穿王裝,卻要約沙法穿,所以一開始亞蘭將軍都去攻打約沙法,而當約沙法呼喊的時候,他們就說:「疑?這不是亞哈。」他們就去尋找亞哈王。有一個人隨便射一支箭結果就射中了,如果亞哈王穿王的軍裝,可能每個地方都保護得很好,可是因為換了別的軍裝,所以那箭射中了他,他也不是馬上死,因為血流得滿車都是,當車拉回撒瑪利亞的井旁時,狗來舔他的血,戰場是在基列的拉末,但亞哈的血在示劍地被狗來舔,距離約有100多公里。

    人類有議會,所以有「台北市議會」,而天上也有議會,耶和華開會的時候,神的眾子都來在祂面前,約伯記有記載這事。所以天上有會議,很少人被邀請參加在天上的會議,那是希伯來書講到我們來到不能震動的地方,是天上的議會,有許多眾長子的議會中間,因此先知性的事奉到一個程度時,你會參與在高層中間,這個領域可以讀桑德福醫治萬國神如何邀請人參與天上的會議,米該雅就是一個例子使我們明白。

所有的預言都必須透過神話語來驗證

    這兩天馬來西亞飛機消失,馬來的政府就去找巫師發預言,巫師說:「這飛機被精靈帶走了,所以現在還在飛,另一個是很可能藏到水裡面去了。」末後的日子這種靈一定非常多,謊言的靈會在各地也會在教會,為什麼會有同性戀的牧師?為什麼會有同志教會?因為有種謊言的靈、汙穢的靈進到中間,而當他們把聖經隨意解釋就會產生這種問題,因此所有的預言都必須透過神話語來驗證,再有恩膏的先知都必須要讓他的預言被神話語檢驗過因此在先知性的代禱者領域一定要對神話語熟練,一定要渴慕、順服、願意遵行。我們鼓勵所有先知型的事奉者一定要在神話語裡面下功夫,因為當你在靈界裡面越強、越敏感,你不只會對聖靈敏感,同時也會對邪靈敏感,因此人們根基不穩時是會進到一種迷惑的裡面,即使是很好的基督徒也會產生一種心思的堅固營壘,你想他們不也是神的僕人?所以會有這麼多教派,各教派所堅持的道理固然跟啟發有關,但同時也攙雜著迷惑。

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乃是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

    彼得後書第一章19節:「我們並有先知更確的預言,如同燈照在暗處,你們在這預言上留意,直等到天發亮,晨星在你們裡面出現的時候才是好的,第一要緊的該知道,經上所有的預言沒有可隨私意解說的,因為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乃是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先知的預言如同燈照在暗處,要等候天發亮,晨星出現的時候你就會知道。天亮的時候其實是不會有星星的,當所有的星星都不亮,只有一顆星還亮時,我們稱之為「Morning Star」。預言絕對不可以私意解釋,所以很多時候不是預言有問題,而是解釋出了問題,因此當器皿不能夠合乎主用時就很容易中了仇敵的詭計。

    以色列因為亞哈王的緣故產生了許多的假先知,謊言的靈入了這些先知的口,他們原來是真先知,但現在卻被謊言的靈影響,西底家來打米該雅的嘴巴,覺得他怎麼說這話,但米該雅對他說:「你躲藏的那日你就知道了。」

修補生命的破口

    亞哈的兒子是亞哈謝,亞哈謝的兒子是約蘭,約沙法跟他們都有連結,當神破壞了約沙法的船時,約沙法就知道他不能再一意孤行,也因為這緣故約沙法就和亞哈謝保持距離。在我們生命中任何一個階段所發生的錯誤,雖然不見得會馬上受懲治,而是在下一個階段,但我們必須敏銳修補生命中的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