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章長老信息

士師記第1-2章(2014/1/15)

★士師記循環的原因

    士師記記載許多關於以色列人的軟弱,上帝興起士師拯救,但沒隔多久以色列人又悖逆,不斷的循環,整個士師記令人感覺悲慘,關鍵就在乎立約。

★背後的權柄

    上帝和以色列人立約,我們住的地方是自然界的天;在上面是空中掌權者二層天;再上面是三層天、上帝和眾天使所在,分別代表三個不同的層級。一個是屬神、是天國;一個是空中掌權黑暗的權勢;一個是地上人所掌權的權勢。以色列人和當地族群立約其實是和空中的執政掌權立約,執政、掌權、主治、有能的,這些都是二層天的權柄。迦南族拜的神叫做巴力,和生育、生產、土地有關,所以跟經濟系統連結在一起。

★個人的產業及聯盟

  以色列人和神立約,每個人都會有塊產業。如果他不能自己一個支派去得著產業,他就必須跨支派行進,就好像猶大跟西緬,當我們看以色列12支派分配圖時,發現西緬的土地在猶大中間,因為當初他們兩個支派就是一起去打仗的。在我們身上也需要支派聯盟,以色列的支派就是3個3個支派連結在一起的。

  我們是屬靈的以色列,例如:夜間守望的人,夜間守望就像一個支派,夜晚就是他們的產業、深度靈禱是一個支派、復興早禱也是,每個支派都有屬靈的產業要去得著,這就是一個循環。當我們遷移居所及工作場所,就要更換產業,因為進到不同的領域,要去得著新的那一塊。

★盟約的系統

  當你去得產業時,不能和當地的居民立約,約就是一種系統。

例如:拜巴力不只是拜偶像而已,他會形成一種生活、文化,帶動所有的經濟。

  因此在舊約,上帝要把這所有人都殺滅剪除,因為當時的人沒辦法有啟示及知識,因為那系統有太多隱藏的汙穢。

例如:近代異形的電影,只要被沾染,整個人就會被其轉化。

  上帝差遣我們來到世界,就好像差遣以色列人到迦南地,雖然那是他們的產業,上帝訓練這民族用不同的形態治理,那是完全不同的系統,他們必須倚靠神的大能。

★神的大能

  當約書亞世代見過神大能的人還在,他們敬拜、事奉耶和華,但這些人去世後很快就偏離了,因為神的大能彰顯是超自然運作的系統。「變水為酒、紅海分開、嗎哪降下」都是超自然運作,凡是經歷過這系統的人,他們對神敬畏的程度絕對比沒經歷過的還要大。所以當教會從復興走到平緩,即使人數、教會、文化增加,若沒有神的大能,這個世代就會士師記化。從約書亞的世代進入到士師時代,無關宗派及人數多大,而在乎有無經歷過神大能。教會無論如何都要維持神超自然的運作,祈禱復興、禁食、夜間守望、守班、24Hrs、Harp & Bowl、復興早禱,如果沒有復興,神同在的水平就會一直下降。

★不效法這個世界

  這世界的系統告訴你的那些是現象,你必須接受癌症、同性戀的現象、所有負面的現象,但聖經告訴我們:「不。」我們必須得著產業的每一塊、每一個城市,要把仇敵完全趕逐出去,可是我們內心並沒有這份堅定要得著上帝要我們得著的,我們想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所以常常留下許多迦南族在我們生命中,和這世界文化妥協。我們不是要成為法利賽人,固守規條,而是船雖在水中、但水不能進到船裡面。

    以色列民族急速進到冬天是水已經進入到船裡面,所以船就沉沒,這就是系統的原因。我們在世界、職場也是,要保持自己不被世界系統玷汙,並攻佔該有的產業。

  有的人為了防止被世界玷汙就把自己包起來,結果失去神的大能,上帝是要我們去打仗並勝過,但我們乾脆就不打仗了。又有些人去打仗,結果留了許多世界東西像亞干一樣,就在戰場上敗落,這就是我們生命的寫照,在社會、職場經常遇見這事。

★士師的職事

    這本教科書教導我們如何興起士師,有士師就能得勝,每個支派、領域都要興起士師,士師的意思就是審判官,當我們在神的家中受審判,就不會被這世界審判,所以當吃主餐前要先自審,上帝就會赦免幫助我們。

    士師記的循環就好像猶太曆有循環一樣,不同的是他的循環是負面的,本來從冬天往春天,突然又被逆轉,因為和系統、黑暗的權勢妥協。基督徒並不是什麼都好、任人欺負,我們必須懂得神的公正、公義,因為我們要學習做士師審判這個世界,要在地上作王,每個人都要經歷過士師的時代,才會進入君王的時代。

★屬靈的怠惰

  我們需要審查自己並求神幫助,要明白自己的產業在哪裡?如何去得著?如何把所有敵人趕逐,求神賜給我們信心,一塊一塊往前。假使我們浸泡在世界系統過久,就會產生屬靈的怠惰,所有一切都按照世界系統,我們稱這為文明。例如:生病就去看醫生、和別人有問題就去打官司。

  11/30在凱道前的救妻兒行動,過去教會是不打這種戰場的,因為我們太久沒有打仗,所以上帝就留下一群人試驗我們,看我們能不能打這場戰爭?又好像美國廢黑奴花了極大的代價,我們享受他們打仗的好處,但我們卻失去了打仗的能力。我們習慣自然的運作,不習慣超自然的運作,我們對於神行作大事,沒聽過,對於神行神蹟奇事,不相信,也沒有那種信心、決心和渴求,上帝告訴你和他立約就要面對這些難處,要把土地上的這群人趕走,若沒能趕走,你就必須呼求耶和華。

  我們現在不是因為打仗打不贏而呼求神,而是被仇敵欺負到太可憐了,我們呼求神,一種是約書亞的呼求、一種是士師時代的呼求。約書亞說:「日頭要停在基遍,月亮要停在亞雅崙谷,直到我把敵人殺盡」;士師時代是被仇敵欺壓,欺壓到一個程度,耶和華就後悔了,後悔讓敵人欺壓他們,興起士師拯救他們。約書亞是從春天進入夏天;士師是覺得冬天太冷,求上帝救救我們,兩種不同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