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復興早禱/章長老信息

申命記第26章(2013/12/25)

    申命記的重點是重申律例典章。

    ★與神有約˙分別為聖

    神透過和以色列人所訂的盟約,把以色列從萬民中分別出來。

    ★神權→王權→民權(民主)

    在我們人類歷史中,憲政體制從神權變成王權,再演變成民權,神權社會有祭司,王權社會有君王,王是最大最有權柄的,現在是民權社會,講究民主制度。

    ★祭司˙君王˙教會

    為什麼神權會發生問題?當祭司不能按照神所設的律例來行時,人就會設立王。在歷史中的君士坦丁大帝及歐洲許多時間,教會也發生許多問題,所以憲政的體制就有一個過程從神權變成民主制度。

    以色列人是被分別出來的民族,而大多數的人不願意和神訂這個約,因為我們處在一個世界系統中間,為什麼要和神定這約?因為和神定這約就可以設定限制,以色列的系統為什麼可以成形是在乎他們與神有約的關係。

    ★初熟的土產獻給神

    以色列到了所得為業之地,要將初熟的土產獻給耶和華,在約書亞記第五章,他們過約旦河時,剛好就是逾越節,第二天就是除酵節,除酵節的隔一天,就是初熟節的開始,以色列一過了約旦河就守逾越節、除酵節、初熟節,然後就吃了當地的土產。嗎哪就止住了。

    ★土地不可永賣

    每一個人都有一塊產業,如何去得著你的產業是非常重要的事。每一個支派都告訴你可以分一塊土地,然而在應許之地,你如何努力取得這塊土地?為什麼猶太人說「土地不可永賣」?因為土地是上帝的。上帝把土地給族群,如果他們要賣就必須在族群中流通,不可給外人進來,因為各支派必須守住本支派的土地,當你明白這事時就了解這整個系統是一齊走的。

    ★憑信心生活的系統

  以前有一段潮流是憑信心生活,憑信心生活這個系統不是不能走,但必須所有的會眾都非常守約,必須像聖經裡面講到的模式:初代教會原有共產的模式,所有東西都不分你我、彼此。大家在神榮耀的同在中,很多人都願意將自己的東西拿出,那是一個特別的氛圍。但是當神榮耀的同在沒有那樣的強烈時,這樣的系統就一定會產生問題。

  ★模式的建立需要時間和過程

    到底什麼樣的系統是最好的呢?不完全是哪一種系統,因為那是一個過程,當神的同在非常大時,每一個人都很樂意奉獻,我們就會找最有智慧的來料理安排。猶太人目前的作法就是如此,當他們把很多錢財捐出來時,他們就給猶太的公基金來運作,公基金的人就必須很有智慧的使財富增加,增加之後再把財富分給所有的人。如何的分法這也是智慧,很多的模式都必須經過一段時間和過程才能成型。

  所以關於模式的建立和我們的進展有關,你無法一步到位,不能說從一個地方迅速跳到那個地方,他必須有一個過程才能達到,因此需要求神給我們智慧知道我們處於何種過程,到達下一個過程中還有些過程?要如何能達成這些過程?

   使徒行傳給我們一些案例,一開始聖靈澆灌時他們是共產;在安提阿教會並沒有提及如何供應保羅和巴拿巴,但有提及把錢供給猶大的弟兄;在哥林多時有提到保羅來投靠百居拉和亞基拉,因為他們是同行,表示在哥林多以前保羅已經在織帳篷,到了以弗所保羅一樣織帳篷,可能不只保羅一個人,還有很多人,但保羅能夠說「我的手這麼粗糙」就代表保羅是帶職事奉的。因此我們看見有不同的模式在聖經的中間,所以我們不能太極端說一定是這樣或是那樣,必須要有全盤的了解。

  ★為何要奉獻初熟果子?

  在今天的申命記26章很清楚的告訴我們為何要獻初熟的果子?主要原因是他們原來是亞蘭來的人,土地不是你的,你下埃及去。我們說埃及是以色列民族的子宮,他們在埃及變成很大的族群,經過產難和法老王之間爭戰,最後被釋放出來,這個民族就成形。他們原本可以馬上進入迦南,但因為沒有遵守神的話以及信心不夠,因此在曠野繞了一世代,當他們再次進入迦南前,神和他們重申誡命,因為原來聽誡命的人都已過世,只剩下約書亞和迦勒,所以必須對年輕的一代重新把誡命向他們說明清楚,並了解他們是被分別出來的民族,這時就告訴他們要學會把初熟的果子、十分取一之物給利未人、寄居的、寡婦、貧窮人,所以不但是和他們講到給利未的系統,也包括和給寄居跟貧窮者的系統。在聖經裡面的奉獻除了給專職的神職人員,也要注意在我們中間的貧窮人。

  ★真正的地主是神,我們是佃農

  土地原來不是以色列人的,是迦南族群的,因他們所犯的罪,神把他們趕逐出去,但當你得到這塊土地,必須如此行:第一、你是被分別出來的民族。第二、你所得的產業是耶和華所賜的,以色列人以前沒有能力攻取這塊地,但因為他們是被分別出來的民族,神幫助他們可以得著這塊土地,這就是我們談及地主和佃農的關係。其實真正的地主是神,我們就明白這整章的意義,就是以色列是被分別出來的民族,要按照神所指教的系統來運作。

  ★建構此時此刻的神國經濟系統

  教會現在也越來越清楚,我們不但要明白聖經,但他不能只成為一個律法,他必須通透的明白,像以薩迦支派明白之後,我們就會按照我們的環境,我們所需要的系統,建構屬神的系統,讓我們能夠成就神在這世代在我們當中所有的。你是在耶路撒冷的時代呢?安提阿的時代呢?哥林多的時代呢?以弗所的時代呢?還是在羅馬的時代?在不同的時代你都會有不同的需要。後來保羅不能織帳篷,他被關起來了,但仍然有很多人像以巴弗提帶著捐獻來幫助,因為他們已經有一種系統來形成初代教會的經濟和循環系統,經濟的問題在教會中是非常重要的,沒有經濟的循環就無法建構神國的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