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改變世界的趨勢(2015/12/25) / 雷克.喬納(Rick Joyner)  
 
 
主題:五個在2016年會改變世界的趨勢

日期:2015年12月14日
作者:雷克喬納

文章出處:國度禱告網


在2015年底所發生的地緣政治方面的轉變,可能會導致自從鐵幕崩潰後我們所曾看到的最大的世界性的改變。核心信仰和價值觀正在世界各地受到挑戰。而在這麼大的方向的轉變發生之中,我們到底是朝向哪兒?

以下是五個主要的,將有可能會決定我們近期以及在可預見的未來影響到世界事務的事件。我按著所發生的順序,但並不一定是其重要性或產生的影響,將其列在下方。

1)中國股市崩盤
2)能源價格下跌
3)俄羅斯以軍事干預進入中東
4)巴黎和聖貝納迪諾(Bernardino)遭受恐怖襲擊
5)川普(Trump)這位總統候選人

我們將著眼於每一個事件所傳遞出來的信息,但首先我們要簡要討論一下世界事務裏最基本的變化因素 – 掌握先機。對於軍事行動和世界事務,掌握先機是成功的必要條件。掌握先機的那一方可以控制戰鬥或地緣政治的局勢,讓他們的對手必須來回應而不是反過來。因此,那些掌握先機先採取主動的,在對抗時占有一大優勢。由於這個原因,來辨別出事件的性質以及其傾向的最重要的因素乃是:

1)誰掌握先機
2)他們的意圖和目標是什麼
3)支援他們掌握先機的資源和策略是什麼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這五個對世界產生重大影響的事件以及它們的潛在後果。

中國股市崩盤

中國的經濟增長在本世紀已經成為影響世界經濟的一個關鍵因素。若沒有它,911事件或2008年那時所發生的經濟崩潰之後的恢復將是更加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力量之一,足以媲美美國和歐洲的影響。

影響因素:

在2015年6月12日,上海證券交易所綜合股價指數下跌了三分之一。它是反彈了,但就此開始可能是在近代主要市場裏的最動盪的波動,甚至掩蓋了1929年的經濟崩潰。來了解其原因以及對於世界經濟的影響,對於在可預見的未來世界經濟的前景如何這方面的了解將是重要的。

有一份報告估計,大約有一億的中國投資者在一天之內幾乎全軍覆沒。比這個數字還多的人們也嚴重地在這次崩潰中受創。中國的經濟已經比歷史上任何的經濟體系產生更多的百萬富翁和億萬富翁,也以更快的速度創造和擴大中產階級。它在更短的時間內,讓更多的人擺脫貧困 – 這是一項真正了不起的成就。

中國還建立了一群驅動世界各行各業的龐大的消費者。六月份的崩盤,經濟快速復甦,並在幾個星期內經歷更糟糕的崩盤讓不安在中國境內漫延不止- 這驚動了每個了解世界經濟相互連接關係的人們。毫無置疑,這事件將帶著巨大的分歧式的,主要影響到中國採購世界貨品的快速增長。

西方媒體幾乎沒有報導這一項重大事件,可能是因為大約只有1.5% 的中國股票是由中國以外的股東所持有。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國控制他自己的媒體。在言論自由的媒體的體系中,恐慌可能會經由媒體創造和驅動。中國箝制他們的媒體,有可能藉此防止了更糟糕的災難發生。他們也迅速關閉各大公司和股東的交易。

這種策略在短期內可以奏效,但缺乏透明度也讓人滋生懷疑,導致長期關注,或者是會產生更多的損害自由市場的懼怕。中國領導人夠聰明能明白這一點,但是短期之內發生巨災的可能性是如此之大,他們覺得他們不得不採取斷然措施。

中國當局指責是謠言和播散恐懼導致崩盤。如果這為事實,那麼恐懼和謠言將是中國在缺乏透明度中持續存在的問題。他們的市場因為受到控制而穩定下來,但是當這些控制被取消了一點,市場又下跌了40%。他們已經恢復了一些,但引發這些衝擊波動的因素尚未得到解決 - 缺乏透明的會計制度以及他們的貨幣,人民幣,其真正價值是隨政府之意設定的。  

雖然中國政府在毫無類似經驗的情況下如此有效處理這場崩盤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決定將中國人民幣指定為儲備貨幣,其考量似乎是基於政治性甚於經濟性。這是個可能幫助穩定人民幣的舉動,但也可能對世界其他貨幣造成不穩定的影響 - 我們將可以觀察得知。

中國希望看到本國貨幣取代美元成為世界頂級的儲備貨幣,這早已不是秘密。即使他們存在著問題,但他們正因為過度監管和過度徵稅桎梏著的美國經濟而朝著那方向前進。

底線:

這對美元或經濟而言不太可能是個好的預兆。中國市場動盪的潛在影響,對於動搖世界其他國家是舉足輕重的。再次而言,中國的經濟增長,以及創造這樣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和消費群,可能是自從2008年的經濟崩潰之後維持世界經濟的最大單一因素。基本經濟指標指出當最大的經濟引擎之一,中國,其減緩時,世界經濟的疲軟會增加。

在2016年滑入衰退,現在看起來這不僅是可能的,並且似乎是不可避免的。自2008年以來那種的恢復不太可能存在於中國身上,它仍然只有淺緩,乏力的復甦。現在,世界不能依靠日益成長的中國消費來幫助他們擺脫困境。

因消費支出降低,中國的動盪將帶給世界經濟負面的影響。於此同時,中國正在主動爭取成為世界儲備貨幣,這將給予他們在世界經濟上具備更多的槓桿效應。這主要不是因著他們本身經濟實力的因素,而是中國領導人的領導和果決的結果。如同唐納•川普(Donald Trump)準確地指出,“他們的領導人一直比我們的領導人更聰明”。

美國的經濟政策如果沒有重大變化,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將是具有最佳位置採取和保持世界經濟的主動權的。雖然人民幣的脆弱性存在,此情勢仍正在發生中。中國股市今日的光景主要是與美國的無能和歐洲的經濟領導有關,而非中國本身的嶄露頭角。中國在自己的經濟遭受了如此巨大的風暴之後,已經抓住了世界經濟的主動權是世界經濟正處於危機當中的一個明確的指標。

能源價格下跌

除了中國消費的增長,能源價格下跌在最近一個時期也成為世界經濟的主要驅動力。其結果舉例而言就是每年有一萬億美元的刺激挹注到美國和歐盟的經濟體。結合“定量寬鬆”(QE),這樣每年幾乎人工傾倒另一萬億美元進入經濟體,而美國經濟只是勉強移個寸步,這說明了這樣的工作對我們的經濟引擎而言是如何的無效。

能源價格下跌可能已經讓我們獲得更多的時間來解決嚴重的經濟問題,但沒有明確果斷的領導者可以來實際解決事情,我們將無法避免地蒙受我們歷史中最嚴重的經濟災難。能源價格下跌大多是因著能源需求減少所導致的結果,這是一個世界大部分地區的經濟正在轉弱的明確信號。

俄羅斯介入中東

俄羅斯的經濟受到了摧殘,因為它的經濟是以石油為基礎,能源價格下跌讓它幾近崩潰。然而,普京已經成為世界上最果決的領導者。他在世界事務中掌握先機採取主動,成為世界經濟的主要參與者。

普京的進軍中東不僅僅只是為了支持敘利亞的阿薩德,這個普京對之表現出不屑的男人。他也不光是為了喜愛伊朗的政權而與之聯盟。他聰明地將俄羅斯精準定位,利用他們雙方,這一項大膽的舉動威脅到沙烏地阿拉伯和其它在那地區的石油生產者。這會推高油價,從而拯救了俄羅斯的經濟。

這是張大膽而聰明的牌,果決如普京將很有可能得其所欲。最近土耳其射下一架俄羅斯的飛機讓他有更多的牌可打。切斷俄羅斯到土耳其的旅遊可以摧毀該國的經濟。它也有能力在北約製造大動盪,最終讓土耳其有條件的投降而使俄羅斯掌控住自己的南翼。普京有足夠的聰明來打他所打的牌,而俄羅斯/土耳其的危機會消除,在普京獲得好價碼之前,這看似不太可能。

另一個因素是,幾乎所有北約國家都依賴中東的石油。假如普京野心勃勃(他看似確是如此),他可以分化北約聯盟而將許多國家置於俄羅斯的影響之下。這將迫使歐盟軟化,不來干擾他對烏克蘭和其他前蘇聯國家的行動,同時也讓他得著自由進行其它的冒險行徑。

美國獨自就有對抗普京的能力,但他的果斷結合美國領導者的無能,對他是再好不過了。美國和加拿大現在可以生產足夠的能源來支持歐盟,因此它不必依賴沙烏地阿拉伯或者俄羅斯的能源,當需求增加時就會強化北約。像取消鑰石(鑰匙)輸油管線(Keystone Pipeline)這樣的政策可能導致不好的後果。最起碼,很可能就錯失一個重大戰略性的機會。

底線:

預計能源價格將在2016年反彈,雖然因為疲軟的世界經濟,在此發生之前他們可能還會再下跌。當他們開始回升,他們會以比下跌還快的速度回升到之前的水平。這對西方經濟體系而言,將如同在最壞時刻的反刺激,對美國,歐盟和許多其他國家的經濟帶來嚴重破壞。

俄羅斯不需要從外部輸入能源,但他們確實需要能源的價格上升。中國極度需要可靠的和廉價的能源。他們並非不抱目的地加入普京在中東的冒險。中國可能很快就將會藉著這筆交易而虛擬式地控制住沙烏地阿拉伯。

了解俄羅斯/中國的聯盟之力,再結合美國軟弱的決心,讓世界許多國家將俄羅斯和中國視為領導者。最終的結果可能會對美國和歐盟帶來歷史上最嚴重的經濟災難。於此同時,因著(對他們而言)廉價的穩定能源供應,俄羅斯可以在他的經濟上重新站穩腳步,而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力量。

總之,俄羅斯和中國有系統地以及有效地抓住了世界經濟和世界事務的主動權。眼前看不到其他的領導者能來對付它。現在這非常特別的地緣政治轉變正在發生當中。其含義之深遠如同鐵幕的倒塌,但這次是對前共產主義國家帶來優勢。這使得這第四項因素對於世界事務的軌跡具有重大的影響。

巴黎和聖貝納迪諾遭受恐怖襲擊

怎麼會有這樣的惡行劣跡,僅是由少到十人所犯下的罪行就對世界事務產生如此大的影響?因為現在正是一個領導能力的真空期。當歐巴馬總統在白宮這非凡的平台於黃金時段對全民指出,除了我們不應該這樣做以外,什麼都沒說,這增加了美國的不安,事實上也確是如此。似乎執政當局每個想要來安撫民眾的動作,結果都適得其反。這是因為大多數人都夠聰明,明白政客試圖要以政治正確和權宜之計來處理,而並非一個真正的策略來解決。

即便如此,巴黎和聖貝納迪諾的被攻擊確實對於喚醒人們頗有助益。這種覺醒幫助擺脫了不切實際的理想主義和政治正確的錯覺。這對於持續戰爭以擊敗ISIS和其它主要策略為恐怖主義的團體是至關重要的。

雖然法國和英國領導人都清醒了一些,但這卻是在歐洲人民之間的覺醒創造了一個向右的急轉彎。普京嚴厲批評歐洲對於多元文化的嘗試,他稱之為“文化自殺”。更多的歐洲人現在都同意他。現在不僅是歐洲,連美國人民也視普京為最有能力擊敗ISIS和其他恐怖組織的領導者。

底線

俗話說,“如果你不改變你的方向,你最終會到達你所朝往的地點”。這就是世界現在所朝向的 – 西方社會的重大經濟下滑伴隨著槓桿效應在世界事務上的相應下降。因為政府未能提供安全和防衛 - 這項最基本的責任 – 而有可能動搖人群這國本。

美國仍然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經濟引擎,但如前所述,過度監管和過度徵稅已經讓之動彈不得。沒有領導者來改變這兩點,美國將持續在經濟上衰退,歐洲聯盟的破裂以及北約分裂的可能性不斷增加。這將需要在我們的歷史中最非凡的領導者,來從強大的俄羅斯/中國的合作夥伴關係中奪取主動權回來。

這就產生了影響2016年這關鍵的年度的第五個主要因素。

唐納•川普(Donald Trump)這位總統候選人

這是可能的,你要嘛很喜歡Donald Trump,或是很不喜歡他。但他的候選人身份如同少數幾個事件般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這時代。不管你喜不喜歡他,他的候選人資格是對於我們所處的危險的忽略之時代啟示。

幾乎每天晚上我們都聽到媒體專家說,“美國人民會想要這個(或那個)”,很明顯的他們是與美國人民脫節。有可能是因為他們試圖要投射出他們想要的。來了解時事這可能是他們的工作,但那些“有真正工作”的人們並沒有時間來接受深入剖析的信息。經常他們所要的就是底線,並相信他們的領導人知道,也能夠來處理好那些細節。這就是為什麼像“希望”和“改變”這種簡單的字眼,能起那麼有效的作用。

幾乎每個人似乎都知道的是,當涉及到最重要的和具威脅性的問題時,我們就像一艘沒有舵的船。在混亂無序的時代,人們會被堅強,果斷的領導者吸引。不管你喜不喜歡他,Trump是在像這樣的一個時代裏,人們所轉向的目標。

據最近的報導,所有的候選人除了Trump以外全部加起來在一天之內被提及共約2,500次。而在同一天,Trump被提及近65,000次。媒體被一位候選人所主導這是前所未見的。雖然很多相關的報導是負面的,但它讓Trump的消息被播散出來。他幾乎完全控制了談話。

不管你喜不喜歡Trump的言論和主張,他所展現的果斷異於其他候選人。在太平時期,好感度常常被認為對候選者而言是個更好的素質。但在戰爭或危機時期,能力和果斷幾乎總是占上風。這就是為什麼英國在太平時期如此藐視好鬥的溫斯頓•丘吉爾,而在戰爭看似無法避免時,幾乎所有人都轉向他。

再多一個在美國國土裏像在聖貝納迪諾所發生的恐怖攻擊,Trump可能就是一位十拿九穩的共和黨提名總統候選人。隨著事件朝著2016年所發展的趨勢來看,他可能將是我們下一任的總統。

根據你自己的角度來觀察思考,這種情況所代表的若不是美國能重新奪回在全球事務和經濟方面主動權的最大的機會,要不就是代表了最大的危險。即將發生的事件將會釐清它,但情勢傾向於能夠搶占先機的堅強,果斷的領導將主導我們的未來。

還有其它的一些因素也會影響當前的事件和趨勢。當中有許多可能會變為一個主要的,但在目前,這是從客觀的角度對於這些主要趨勢的簡要評估。

 
 
 
 
我們到底跌得有多深?(2015/10/19)/雷克.喬納(Rick Joyner)  
 
 

主題:我們到底跌得有多深?

日期:2015年10月19日

作者:雷克喬納

文章出處:國度禱告網
“當權者逐漸無聲地侵蝕人民的自由比起暴力和突然地篡奪具有更多的實例“。(詹姆斯·麥迪遜)

在社會所建立的核心基礎上,美國是在下陷當中。這包括政府,企業,教育和安全(犯罪和國防)方面,這也證明了麥迪遜上述的警告。如此的下陷早在五十年前就開始了。雖是漸近的但已殘酷無情地加快了速度,並藉著不斷的屬靈上和道德方面的惡化,以及從我們的憲法持續不變地脫軌之中而如鏡像般地顯示出來。

我們仍有可能看到這種下降趨勢翻轉過來。就飛行員的術語而言,我們是在不斷收緊的向下旋轉那越來越危險幾乎要進入“死亡螺旋”的情勢中。一旦你進入死亡螺旋中,想要起死回生幾乎是不可能。而我們正處在那樣的一個關鍵時刻裏。

穩定之手的恢復

Benjamin Franklin警告過,民主只能成功運作在具道德和宗教信仰的人民身上。淪落到我們目前的狀況雖是漸進的,卻也是殘酷無情的,這與我們漸進的,並也是殘酷無情的道德上和屬靈方面的墮落相吻合。這些彼此有關聯,我們也必須在這兩個領域中都加以恢復過來。

在旋轉中恢復的方法是想法子讓機翼平穩下來,並將旋轉的方向反舵回來。你必需用堅定並穩定的手來執行,因為如果你反應過激,你可能會反轉過來而讓問題更加地複雜。社會持續敗壞的後果要嘛是興起另一場革命要不就是產生一個可怕的暴政。要得著恢復我們需要一場復興,另一次大覺醒。一旦我們讓機翼平穩下來,並停止旋轉,我們就可以在控制中,以穩定的方式回到我們所期望的航向和高度。

我們並非新手

美國並非新耶路撒冷或是神的國度。我們已經距離完美很遙遠,並且有時還犯下可怕的和邪惡的錯誤。即便如此,當我們正面迎對,就蛻變地更好。整體而言,在歷史上可能還沒有另外一個國家如同美國般,其所曾經享有過的自由,以及普遍具有的高尚和道德。

目前的道德敗壞始於20世紀60年代初。它一直持續不斷直到將曾經是的不可理解現今視為正常。這趨勢導致我們國家的國格變得更為黑暗敗壞。即便如此,大覺醒的開始是在過去我們最黑暗的時期中發生。而我們目前正身處另一個到點的時刻。

我們可看到這樣的模式出現,每個時期的黑暗都比上次的還更加昏暗,而後期所出現的覺醒也比前一期的更為浩大。我們的目標不應該只是回到我們在墮落之前那時的,而是要到達更高點。毫無疑問,我們現在是處於更大的黑暗中,所以我們應該期待更大的光亮。

終極墮落

在聖經中的終極邪惡之一就是流無辜人的血,這也保證會為一個國家帶來詛咒。有什麼能比一個未出生的孩子還更無辜的?即使是野獸,也會自然而然地犧牲自己的生命來保護牠們的下一代,但美國人卻是數以百萬計地來屠殺自己的骨肉。現在對美國人而言,最危險的地方就是待在子宮裏。

當我們還在無謂地討論他們是活著還是沒有這樣細微的差別時,無辜者被大量屠殺仍在繼續進行當中。即使我們明明知道他們是能聽到,有感覺和能夠辨識不同的聲音。神對於是否有生命,指出,“生命是在血中”(參創世紀9:4)。假如有血就有生命,並且若有心跳那麼毫無疑問就是有人類的生命存在。如此而言殺了那生命就是犯了謀殺罪。

現在已經被暴露出來了,Planned Parenthood不僅進行非法晚期流產,也施行“局部誕生”(partial birth)墮胎。這是當嬰兒從母體中被取出一部分,以便它可以用保留器官來出售的方式被殺死。有任何人能不被這樣的暴行而激怒?我們知道無助的嬰兒感覺和哭著要母親,就為了要得著生存的機會。當我們容忍這樣兇殘的行為,我們必須要捫心自問,我們是否還有任何的人性存留。然而,Planned Parenthood犯下如此令人髮指的罪行,甚至並沒有任何人被起訴。  

所羅門的智慧所經過的第一個測試就是將珍惜生命的母親與無所謂的母親區分出來。這仍然是來測試一個政府的智慧的第一件。我們的美國政府一直未能通過這種測試很多年,但現在卻表現地越來越差也越快。一旦你失去了生命的價值的核心道德基礎,邪惡將通過閘門傾瀉而出,就如同我們在20世紀30年代時在德國所看到的。

當然,那些犯罪者抗議與納粹做任何的比較,但如果我們不從歷史上的例子學習到一些路徑所將引致之處,那麼,我們從歷史中什麼也沒學到並且終將會步入同樣的道路。納粹快速地從墮胎轉到敵對那些虛弱,智障,以及不再能工作的老人們,污蔑他們為“無用的飯桶“。從這裡是矛頭指向政治對手的一個小跳躍,而最終,是幾乎針對任何人任何事的譴責聲討。相同的路徑導向同一個地點。

美國國會裏,自稱是支持“生命前”(pro-life)在眾議院和參議院占了多數席位的共和黨,甚至無法以投票制止每年從我們辛苦納稅人這裏付出上億美金的血汗錢給那邪惡,墮落的Planned Parenthood組織!當你有能力來制止而你卻不這樣行,那麼你與那些實際做的人是罪有同等。這是一個新的低點,而雙方都犯了罪。

就好像我們需要證據來進一步證明我們的國家陷入瘋狂,我們現在有一個州,俄勒岡州,允許十五歲的孩子在未經父母同意之下可以進行變性手術。如果這還不是最離譜的瘋狂,來想想政府甚至用你所繳的稅錢來支付這些手術費。

來對此思考一下。是否十五歲的人已成熟穩定到能做出這種改變人生的決定?毫無疑問,俄勒岡州已經到達了政府的瘋狂的新低點。然而,你甚至很難聽到俄勒岡州的居民們對這種暴行的嗚咽之聲。

美國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病態的社會。照著這樣的速度敗壞下去,我們很快會成為歷史上最病態和墮落的其中之一個國家。這是伊斯蘭教徒稱呼美國為“大撒旦”的一個主要的原因。他們認為我們已經變得如此歪曲墮落,為了將這種邪惡從地上除去,除了摧毀我們之外別無他法。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我們似乎有意地來證明這一判決是對的。然而,這並不是我們的本性。相反的,它是由我們當中的一小撮人所施加在我們國家上。現在的問題是,剩下的人們是否有勇氣站起來,決心奪回我們的國家。

我們從聖經的肯定證明知道,如果我們不悔改,就將會到達一個點,是天上的法庭同意,毀滅是唯一的補救辦法。確實還有其他的國家做了更糟糕的事情,但因為我們知道的更多,我們其實是犯了更大的罪的。如果我們認為自己還是那麼好,為了世界做了這麼多的好事,我們就得以從這類的審判中免除掉,那麼我們需要來看看聖經的肯定證詞。主耶穌自己的教學反駁了這一點。

耶穌警告以色列公義的城市,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注1)。想想看,根據律法,這些是最公義的城市之一。他們甚至用石頭砸那些通姦的人們。然而,神說道,假如在他們中間所做的工作已經做在所多瑪身上,他們將悔改並保持到那一天的到來。藉此,祂所建立的是,決定審判的嚴重程度沒有比拒絕光還要邪惡的。美國被賜予了多少光?歷史上還有任何一個國家是被賜予了更多的光的嗎?

在這個聲明中主也確立了原則,即使是那些陷入所多瑪可怕的放蕩中的,比起那些自義的要來悔改還容易些。律法主義不是神對於無法無天的解答。祂的解答就是祂清楚陳述在聖經中的簡單的公義(Righteousness)和公正(Justice)。公義是做在神面前正確的事。公正是確保所有人都被公平的對待。挺身而出為未出生的說出公正的話,正如雷根曾經說過,“我注意到,支持墮胎的每一個人都是已經被誕生出來的。”

祝福或咒詛

在聖經中,具有神的光以及恩寵的國家會吸引其它的國家來就近它(參以賽亞書60:1-5)。美國一直都有敵人的存在,正如同現在這階段,但我們曾經是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人們都想要來,並與我們成為朋友的地方。現在,情勢逆轉。幾乎地球上的每一個國家都試圖與美國保持距離。想想看,現在在地球上還有沒有那一個國家,我們與它的關係是比五年前還更好的?

一些發展中的國家正因著你不會在媒體上讀到的一個原因在拒絕我們。這是因為我們的國務院已實施了威脅其他的國家的政策,如果他們想繼續從美國得到援助,就必須採取LGBT議程的外交政策。感謝神賜下那些在非洲的勇敢的領導人,他們告訴我們的領導人,就抱著他們自己的錢和他們的墮落離他們遠點吧。

在美國,性瘋狂被人高舉勝於公義。性變態被視為“英雄”,而展示聖經可能形成一種犯罪的行為。你不能在公眾面前奉耶穌的名禱告,但奉真主之名禱告一直沒有這樣的限制存在。這些人不正是那擊垮我們的高塔,在Fort Hood射殺我們的士兵,並轟炸了波士頓馬拉松賽的人們嗎?

為了證明我們國家精神錯亂的程度,美國國土安全部門再次推出了國內恐怖主義的潛在來源備忘錄。在名單最上方所列出來的是基督徒,退伍軍人,以及第二權利修正法案所適用的群體。你曾記得上述這些群體的人士曾實際行動或恐怖威脅過?有基督徒駕著飛機來撞樓嗎?然而,在過去的幾十年裡要為超過99%的恐怖主義襲擊負責的,伊斯蘭聖戰組織,沒有被我們的國土安全部門視為一個潛在的恐怖威脅而提到一絲一毫。

而這些是負責保護我們的人士。誰要來將我們從他們手中保護住呢?這就是那負責防衛我們邊界的部門,是那些ISIS領導人最近吹噓能夠隨心所欲自由跨越的邊界。非僅如此,他們要美國人放棄他們的槍枝繳械給他們,好讓他們可以來保護我們。大家自己盤算看看吧。

給所有人的公正

一般情況下,基督徒不會指望非信徒按照聖經的道德標準過活,並且他們希望所有美國公民的權利都能得到保障。有每個群體中都會有某些極端分子,但基督徒不會想要將道德標準強加給別人。同理而言,他們也不會想要將他們認為是不道德的強加在他們身上。然而最高法院最近對於同性婚姻的判決正是此例,即便如此,它最嚴重的違反美國法治的還更甚。這是一個違憲的決定,如果放任不管,這就帶出了我們是否仍然是一個憲政共和國,或還是一個法治國家的問題出來。

憲法明確指出任何未授權給聯邦政府的部分都應保留給各州和人民。沒有一個地方指出聯邦政府有權力強加這樣的社會議程。許多美國人似乎認為,由於聯邦政府比較大,它就擁有超過州政府的權力。而事實恰恰相反,如果我們仍然將我國的政府立足於憲法上。對于未明確在憲法中提及的每一件事,各州被賦予超越聯邦政府的權力。任何其他的授權並不具備法律上的合法性。

Thomas Jefferson曾發出的最響亮,最強烈的警告是關於“司法暴政”,他所警告的,正是最高法院和許多聯邦法院現在正強加在美國的。這些的裁定都是非法的並且違憲的。這些以投票做出這樣的事情而公然違犯了他們要捍衛憲法的誓言的法官是應該要被彈劾的。

加州在2008年舉辦的第8法案投票正是來處理這類問題的憲政方法 – 經由各州和人民百姓。一個州確實有權決定要贊同同性婚姻與否。加州本身,和它的州民,決定這個問題要如何在自己的州裏被定奪。他們投票決定不要有同性婚姻。而單是一位聯邦法院法官,在裁決時自己正是同性戀者,就推翻了加州千百萬居民的意願。這就是Jefferson所謂的“司法暴政”。這是非法的,並且違憲的。

這個法官絕對應該要為如此的違憲而被彈劾,然而並沒有人來做什麼事,因為我們沒有持守自己就職誓言的領導人在位。這些不做任何事的人們,如同不遵守自己的誓言來從國內外敵人的手中捍衛憲法的人一樣,都應該遭受被彈劾。

因此,總統和他以前的總檢察長應該為著他們說道將不會執行他們所不同意的法律,而因著他們曾宣誓要維護這土地的法律而被彈劾嗎?絕對如此。他們公然蔑視憲法和已依法由國會通過並總統簽署的法律,是公然違反他們的就職誓言的,所以他們應該被撤職。

不捍衛法律和憲法只是在這片土地上更深地將蔑視法律釋放出來。因此,那些面對此而一無所行的人們是罪有同等。如果總統不需要遵守他不同意的法律,那麼為什麼別人需要?

所以,我們能做些什麼?這是在於人民自己,這最終的權柄,來彈劾那些違反自己就職宣誓的,罷免他們,起訴那些如此背叛自己國家的人。

隨著同性婚姻的裁決,我們的最高法院已經在這片土地上釋放出那些持守著在歷史上被每一個國家,宗教,和文明所公認的道德標準的人們,可能被攻擊為“仇恨者”。我們已經看到實例,那些拒絕為他們認為是不道德的而不願意在違背自己的良心下提供服務的人們已經失去了生計。下一步將看到他們被以“仇恨罪”起訴,因為這已經在歐洲發生了。

誰是真正的仇恨者?

我並不恨惡同性戀者,也不知道有那一個基督徒是這樣的。事實上,唯一我親眼目睹的恨惡,並在今日這土地上所最不被容忍的,是來自屬於LGBT(同性,變性,雙性戀)團體的人們,他們加諸於那些膽敢不同意或是不來慶祝他們的變態的人們。

幾年前,我在在瑞士所參加的一場會議中等待發言。我從揚聲器裏聽到那位在我之前發言的,提及他和他的妻子所正在從事的。然後,他突然停下,並對他使用“妻子”這個詞彙而道歉,他說他真正的意思是指“夥伴”(partner)。當我被介紹時,我問他為什麼要為使用“妻子”這個詞彙來道歉。他回答說,“妻子”和“丈夫”不再是政治正確的詞彙。我能看到存在他裏面對於這脫口而出擔憂其後果的真實的恐懼。

我曾花了我生命中很大的一部分時間在不同的歐洲國家中講道,我一直將瑞士視為一種晴雨表。它一直是最穩定的,文明的,理智的,並值得尊榮的國家之一。我知道,如果這樣的瘋狂被滲透到這個偉大的國家的組織裏,那麼西方文明確實是生病了。我們真的病得很重。

但是我們仍然有希望。有確鑿的證據顯示,這樣的病是存在聯邦政府以及那些認為自己是唯一聰明的,並有能力來支配我們生活的精英人士中。大部分人還不是那麼被迷惑!人們當有機會時,會大聲地表達出自己相信不同於那些精英們所認為的政治正確的事。Dan Cathy,Chick-fil這個連鎖快餐店的老闆,以及Duck Dynasty 的Phil Robertson就是其中的例子。大多數人並沒有支持被強加給我們的瘋狂,而我們也不會忍受太久。

後果

先知以賽亞警告過我們,當一個國家墮落到稱惡為善,稱善為惡,尊榮那不配的,貶低那值得尊榮的,這樣的一種終極墮落中將會發生什麼。很難想像還有比現在於美國和大多數西方文明國家中所主導的腐敗和墮落還更具明確的定義的。我們正開始承擔以賽亞所警告絕對會在這些國家裏發生的後果 – 這些隸屬於不成熟的,反覆無常,並無能的領導人所領導的國家。

共和黨正被Donald Trump所造成的吸引力而迷惑,但對於那些沒有被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 ;PC)的疾病所掌控的人而言這是顯而易見的。他可能是粗魯的,具攻擊性並且無情的,但Trump似乎是少數剩餘的幾個公眾人物之一,沒有被PC這蠕動的瘋狂所掌控。他給了數以百萬的人民一些希望,有可能是在這個國家尚待被發掘的真正的領導。

無法無天增加的同時,我們的警察部隊也正在遭受我國歷史上最嚴重的攻擊。我們的邊界是大大敞開的,而我們的敵人正通過它們傾巢而出。我們的聯邦政府似乎更願意來幫助他們而不是出手制止。一個非法移民現在比起美國公民擁有更多的權利和利益。搶劫者被稱許為英雄,而那些每天冒著生命危險來保護我們的警方反倒被妖魔化 – 是藉著我們自己政府的手!


你沒法捏造這些東西出來。如果將之拍成一部電影,沒有人會想要去看它,因為它太牽強不合理。誰又能責怪我們的敵人失去對我們的尊重,並摑打我們的領導人如同在遊戲場上欺負懦弱的人一般?美國是正處於敵人內外夾攻的加增的危難中。 我們能做什麼?

我們能做什麼?

詩篇11:3提到,根基若毀壞,義人還能做甚麼呢“ 。還有很多是我們可以做的。讓我們開始思考神正在做什麼,如同在詩篇2:1-4所提及的:

外邦為甚麼爭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
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
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


如同主教Wellington Boone曾說過,“我們不需來擔憂主所發笑的”。有效的關注和擔憂之間是有差異的。關注導致積極的行動。擔憂遮蔽我們的視野。完美的行動計劃在此詩篇的其餘部分可看到:

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主必嗤笑他們。
那時,他要在怒中責備他們,在烈怒中驚嚇他們,
說: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了。
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將地極賜你為田產。
你必用鐵杖打破他們;你必將他們如同窯匠的瓦器摔碎

現在,你們君王應當省悟!你們世上的審判官該受管教!
當存畏懼事奉耶和華,又當存戰兢而快樂。
當以嘴親子,恐怕他發怒,你們便在道中滅亡,因為他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怒氣快要發作。凡投靠他的,都是有福的
。(詩24-12

我們不必擔心主捍衛自己的名字。祂很快就會對那些對祂蔑視的人們表現出祂的鄙視。那些傲慢地來對待祂的將會被擊打粉碎。我們的地位就是帶著祂所配得的敬畏來敬拜祂,毫不妥協或屈從於對人的懼怕。我們可以喜樂,祂的國度一定會臨到,而且對於我們所事奉的可畏的真神心存顫栗。如果我們生活在純潔和神聖的對主的敬畏中,我們不需懼怕任何人。祂祝福那些視祂為避難所的人們。     

我們該怎麼辦?

無論我們是故意棄甲或是無能所致,結局都是一樣的 - 我們的根基被摧毀。許多人已經離開了美國前往一個他們認為是更安全的地方。其他人則正打算要離開。俗話說道“老鼠是第一個離開沉船的”。我們應該要感到高興那些已不再關心自己國家的都消失不見了。主告訴我們要佔領直到祂來。我們被稱之為鹽和光。如果美國往下沉,我個人打算要跟著一起沉。我不會放棄我的崗位。

美國是在歷史上最獨特的一次革命運動中所成立的 – 由最成功和卓越的人士所領導的革命。當他們決定冒著生命危險,他們的財富,他們神聖的榮譽,他們是有東西可能會失去的。那些簽署獨立宣言的人們是屬於在殖民地裏最富有的群體 - 他們是那在前面百分之一的人。兩個簽署了宣言的人們知道當他們簽下的那一刻他們將失去這輩子辛苦奮鬥所擁有的一切,因為英軍正在他們的莊園旁邊紮營。不顧一切他們仍然簽署。

許多顯赫的靈魂失去了他們的生命和他們的財富,但他們並沒有失去自己的榮譽。神唯一附加應許的誡命是要尊榮我們的父親和母親。這個應許是,它會使我們得福,並且我們得以在主所賜與我們的地上得以長久。這個應許在舊約和新約都有(參出埃及記20:12;以弗所書6:2)。還有什麼比我們放棄開國元勳付出這樣多的代價所建立的而讓他們更為蒙羞呢?

我在我們陣亡士兵於法國諾曼地的墳墓當中行走。我決定要把我的眼睛定睛注視在每個墳墓上,以用我所知道的唯一途徑來感激並尊榮他們。那時我與我的三個孩子們一起。當時他們的平均年齡是十九歲,和那些埋葬在這墳墓裏的人們同樣的年紀。我向我的孩子們解釋,我們可以擁有一個家庭,以及所有享受到的祝福,都是因為這些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埋葬在那裡的年輕人。我們感謝他們的方法是不讓他們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所換取的,在我們的看守中白白丟失掉。

在這些時刻裏唯一安全之處就是在神的旨意中。我們可以肯定的是做出拋棄我們的國家和產業這些不光榮的事情不會進入神的旨意中,或是所追尋的安全裏。由於大多數離開這個國家的都是些很有辦法的人們,你有沒有考慮過,你之所以被祝福你所擁有的是為了要來幫助拯救你的國家?(注3)許多這些人可能會被證明是貪婪和自私的只想要來占我們的便宜,但我認為我們將看到其他在我們這個時代的百分之一的人,會再次帶著反映著我們的開國元勳的高貴決心而興起。

我們可能會認為聖經中對於富人提到許多不好的東西,並且它做出邪惡的富有,然而我們的建國元老本是在他們的時代是一些最富有的人們。其他許多信心的偉人是以色列歷史中最富有昌盛的,比如像大衛王和約西亞王。美國本來就是一個例外,這也就是“美國例外論”之意。

這將需要如同建國時同樣的勇氣,榮譽,和犧牲以挽救這個國家。今天在哪裡會有偉大的靈魂帶著我們開國元勳們的勇氣而興起?他們將會興起。而唯一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是其中的一份子。      

後續的文章主題將是“我們將上升地多高”。   





注1:太10:15 我實在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和蛾摩拉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呢!」
太11:24 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你還容易受呢!」
路10:12 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那城還容易受呢!」

注2:賽5:20 禍哉!那些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

注3:斯4:13 末底改託人回覆以斯帖說:「你莫想在王宮裡強過一切猶大人,得免這禍。
斯4:14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第 1 頁, 共 8 頁